第851章 破城(续)(1 / 2)

商夏在以五行遁术融入到与阵法融为一体的城墙当中之后,便晓得自己终归是有些托大了。

他的五行遁术的确是玄妙,能够遁入到阵法、禁制当中不差,但却并不意味着主持阵法运转的人便一点儿都察觉不到他的存在。

在他以土遁之术穿过城墙之际,所引发的阵法波动很快便引来了五阶高手的查探。

好在商夏见机得快,很快沿着城墙向下遁走,直至脱离了城墙的地基,也就完全摆脱了融入到城墙当中的阵法的影响,这才最终避开了那位五阶高手的怀疑。

然而商夏很快便发现那炎林城的守护阵法加强了控制,但加强的部分多是在城墙之上。

很显然,炎林城并未因为刚刚阵法被触动而放松警惕,但他们显然却并不认为有人已经潜入了城中,更多还是以为那个暗中试探阵法之人仍旧在城外,而且并未放弃对阵法的暗中试探。

城墙地基之下的商夏很快继续以土行遁术向着城内而来,然而他很快便发现炎林城的阵法可也不仅仅只是在城墙之上,而是覆盖了整座城区,他此时在地底深处也还就罢了,真要是莽撞遁往地面之上,恐怕立时便会触动阵法禁制被人察觉。

不过商夏犹自没有放弃,继续在地底穿行,很快便沿着地底的湿气找到了地下水脉,而后转为水行遁术沿着水脉寻找城中的井口。

然而井口之上仍旧有阵纹监控,不过这就已经难不住商夏了。

沿着轱辘垂下的锁链,商夏再转金行遁术穿过井口,再以木行遁术沿着轱辘跳进柴火堆中,最后在一户人家的灶膛中以火行遁术化作一朵飞溅的火花凝身而出,最终融入到了城中的茫茫人海当中。

而在城南的一座水井边上,几道神意感知悄然降临,并沿着水井内外以及周围来回查看,最终却一无所获。

商夏以五行遁术连续转换遁行依托之物,纵使在出得井口之际令炎林城的阵法有所察觉,可掌控阵法之人也完全跟不上异常的变化,最终只会因为难以理解而认定是阵法局部运转的元气紊乱。

然而这个时候,商夏却已经在光天化日之下出现在了炎林城中的街道之上。

当寇冲雪带着十余位四阶、五阶高手出现在炎林城之外的时候,商夏已经大致将炎林城内的情形摸了一个差不多,甚至就连炎林福地秘境入口的大致方位都已经确定了。

只可惜负责整个城池守护大阵的枢纽所在,守卫极其严密,再加上阵法枢纽所在各类阵纹的灵敏程度均在最大,纵使商夏也难以利用五行遁术潜入。

当炎林城开始因为城外之人戒备的时候,商夏已经重新回到了城墙附近。

与此同时,商夏的神意感知准确的捕捉到了炎林城内城核心区域突兀增加的两位五重天的气机。

炎林一族果然有隐藏在福地秘境当中的五阶高手,而且还是两位,其中一位的气机甚至堪比五阶第四层,而另外一位也有着五阶第三层的修为。

或许是因为有着城墙防御大阵存在的缘故,两位新出现的武尊不虞被城外的外域武者发现,因而都不曾遮掩自身的气机,或许也可能是为了提振城中己方武者的士气。

可也正因如此,使得商夏很快清晰的感知到,这两位新出现的武尊自身的气机有异!

那位修为在五阶第四层的炎林族高手自身气机忽高忽低,就好像自身战力一会儿处于巅峰,一会儿却又下降到了低谷。

不过另外那位五阶第三层的武尊,在感知当中甚至还不如那位修为更高之人,其自身气机更是一片混乱,而且这种混乱对于商夏而言并不陌生,正是因为本源失衡!

只可惜在城墙隔绝之下,商夏不敢将自身的神意感知越过城墙与城外之人进行联络。

好在这个时候,荀应声和天钧先生为了试探炎林城的防御大阵而同时出手。

这个时候负责掌控阵法运转的炎林城武者的注意力定然都被城外的外域武者所吸引,自然就会放松对城内的警惕,更加不会想到问题会出现在城内而不是城外。

商夏当机立断,再次以五行遁术融入到城墙之中。

尽管城墙与阵法融为一体,但一来此时炎林城武者的注意力都放在了城内,二来先前有过经历的商夏清楚的知道,在他借助不同的五行之物不断变换遁术的情况下,炎林城的阵法师会因为难以理解这种变化而无法追踪他的踪迹,甚至有可能连发生了什么都不知道。

可正是这种明明察觉到元气变化有异,却不知道发生了什么,更不知道从何着手的情况,才是真正最为致命的。

就当炎林一族当代族长,已经成功凝聚了第五道本命武尊,其修为相当于苍升界五阶第五层的绝顶高手炎林纵横出现在炎林城上空,意图通过对话搞清楚这些外域武者的真实目的,顺便拖延时间的时候,商夏忽然以五行本源罡气扰动防御阵法的元气运转,瞬间造成城墙上阵法运转的局部混乱。

商夏趁机以自身戊土、己土两大元罡本源作引,从城墙内部形成立场混乱,直接造成了一段三十余丈长的城墙垮塌!

因为炎林城的防御阵法是与城墙融为一体的,因此这一段城墙的垮塌也直接造成了防御阵法出现了一段三十余丈长的缺口!

与此同时,炎林城之外数里的虚空当中,未央宫长老一锋笑嘻嘻道:“镇阳门的辛阳先生,看来你口中那个乳臭未干的小子还是有点儿本事的。”

曹辛阳完全没想到打脸来的会这般快,自己的话刚说完没多久,眼前的城墙就垮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