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五十三章 双管齐下(1 / 2)

开设在斋宫内部的工艺品商店刚开业就迎来了开门红。

宁卫民卖的东西,是相当受外宾的追捧和欢迎,是大赚洋鬼子的钞票啊。

这固然是喜事,但要比起他在另一个销售渠道取得的成绩,也就不值一提了。

要知道,宁卫民可从不把全部的鸡蛋放在一个篮子里。

他也考虑过如果外国人要不买,那该怎么办?

所以为给自己托个底,为保万全。

他采用是内销外销并举,双管齐下的手段。

实际上,早在找人做商店的装修之前,他就开始利用每周日斋宫门口要办书市的机会。

让孙五福像在“鬼市”一样,也在斋宫门口外头摆上了地摊,开始向游客销售旧货了。

当然,这说的只是经营形式的类似。

实质上,许多方面还是和“鬼市”有着极大的区别的。

首先需要指出的一点,就是宁卫民不坑自己同胞。

这些被他挑剩下的东西,倒手卖给京城的普通老百姓,他开价要的一点不高。

哪怕是保存较好的,最多了也就按照新东西的一半要价。

有些损伤严重的,别说三四成了,一两成也能往外走。

说实话,很多时候他卖出去的价钱比收上来的价儿还低呢,纯粹是赔本赚吆喝。

1980年三月中,一个新鲜清冷的凌晨。

因为还不到五点,天儿还是黑的。

房檐及树枝上落着一层薄薄的霜,霜在月光中闪烁着晶莹的光。

扇儿胡同2号院里也是冷冷清清的,各家各户的窗户无不拉着窗帘。

只能偶尔听见各家门户里人们熟睡的鼾声儿,和院里各家小厨房闹耗子的动静。

但在这样静寂的时刻,宁卫民却已经醒来了。

他迫不及待,逃离了温暖的被窝儿,淅淅索索地穿上了衣服。

说来有点郁闷,今儿个,他竟然是被自己的蔫儿屁给臭醒的。

这大概就是昨儿个晚上葱蘸酱、臭豆腐抹窝头,还有椒盐炒黄豆吃多了,所产生的副作用。

没办法,说到吃嘛,本质就是香香嘴,臭臭屁股的味儿事儿。

何况还想着省钱。

毛八七就能让嘴过瘾的吃食,生理上不就得付出一定代价吗?

要不然,这顿饭,又怎么会叫“穷人乐”呢?

起床后,宁卫民摸着黑在屋里的尿盆里放过了水。

又蹑手蹑脚的走到外屋里,用水舀子给洗脸盆打水,洗了脸,刷了牙。

再把火炉子里的煤填上,把一壶水给坐上。

之后,才拎上墙角里那个印着“京城”两个大字和“京城火车站”图案的帆布行李包,拉开了外屋门的插销。

只是尽管他万般小心,饶是他已经无比熟悉屋里的环境,绝没有发出什么任何不应该的声音。

可惜那岁数比宁卫民还大的外屋门,却是老眉咔哧眼的玩意了。

只听“滋扭”一声,还是把康术德的咳嗽声给招出来了。

这就证明,老爷子已经被吵醒了。

果不其然,外屋床上传来了一声询问。

“卫民,这就走啊?”

“老爷子,踏实睡您的,我这就把门给您带上。”

“今儿怎么这么早啊?怕还不到钟点儿吧?”

“是起猛了点儿。不过也没早几分钟。这就五点一刻了。”

“行吧,那你早去早回。早点可千万得吃好喽,人是铁,饭是钢,别凑合……”

“哎,我亏不着自己,您就放心吧。”

“还有,记着,你跟那些人打交道,吃点亏无妨,斤斤计较发不了财。以后的日子长着呢,别年轻气盛……”

“知道了。您就放心吧,我不傻……”

随着脚步迈出,门轻轻掩上,宁卫民拎着大包儿,终于走出了小屋。

跟着绕着出了院门,来到了扇儿胡同里。

此时此刻,狭长的胡同儿里空空荡荡。

不但没有任何的行人,就连叽叽喳喳的麻雀都没有。

而嘴里呼着白气的宁卫民走在寒冷的小风里,兜紧了头上的棉帽子,心里却是无比熨帖。

不为别的,那非亲非故叮嘱他的老头儿,嘴上虽然絮叨,可话真暖心啊。

有这么一个真心惦念自己的人,真好。

是的,他不是宁卫民本人。

这个躯壳是莫名其妙被他占据的。

事实上,他不过是因为在2020年春节的头两天,在家喝高了,睡了一觉。

醒来时就发现自己到了这个年代,换成了这个身份。

要从这个时空的角度出发,真正的他,其实这会儿还没生出来呢。

还得等到1986年,襁褓中的他才会被他狠心父母遗弃在福利院门口。

所以说起来,他和真正的宁卫民之间首先能确定的共同点,就是他们都没有亲人,全是孤儿。

因此,既来之则安之。

他为什么会穿越,本名又叫什么,都已经不重要了。

重要的是他已经身在这里了。

从煤气中毒的状态里醒来的一刻起,他就取而代之,成了宁卫民。

拥有了一条全新的,充满了无数机会的,人生之路。

而这,也就是他肯去卖血,救康术德的根本原因。

想想看,八十年代是个什么样的年代啊?

那就像“八一电影制片厂”的片头一样,散发着红底金字儿的万丈光芒!

那是百废待兴,我国由弱转强的起点,是改革屡创奇迹的最好年代。

伴随我国从无到有,经济腾飞扑面而来的,是数不清可以赚大钱的机会。

甚至无论是任何投资品种,现在都处于历史大底。

那么毫无疑问,任何人身处他的位置。

如果未来不打算去争一争全球首富的宝座,也必定会去尝试超越“二马”的成就。

即使是再没出息,缺少理想和抱负的人。

也能轻而易举的坐享荣华富贵,过上左拥右抱、前呼后拥的好日子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