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574章 不会有了吧?(1 / 2)

苏有容听着电话里陆峰的语气,心头非常不爽,她现在就像是一个炸要桶,随时可能爆炸,但是她得忍着。

就算不想忍着,又能怎么办?

从一开始,她就甘愿给陆峰当马前卒,换自己的一线生机,哪怕是失败了,摔个粉身碎骨,也无怨无悔。

苏有容并不敢打电话太久,只是告诉陆峰,陈总的资金已经见底,最近会跟其他公司挪用一些资金,把她知道的,了解的统统说了出来。

说完后挂了电话。

陆峰坐在沙发上放下电话,对于陈氏资本的资金情况,跟陆峰猜测的没有太大出入,金融公司玩来玩去,都是别人的钱。

以陈总对资本的把控,她现在觉得自己已经安稳落地了,殊不知一场猎捕才刚刚开始。

冯家,会客厅内,冯先生刚刚跟冯志耀通过电话,放下电话后,振坤坐在对面给冯先生倒了一杯热茶,说道:“陆峰带着志耀去艾德证券开户,不太妥当吧。”

“这个人年纪轻轻心思重。”冯先生端起茶杯喝了一口,说道:“可能是觉得太闷了,想给这件事儿捅开窗户纸透透气,既然是合作嘛,就得允许有小动作,现在局势基本上明朗,无伤大雅。”

“您觉得这人可靠嘛?”振坤沉吟了好一会儿道:“倒不如您立一份儿遗嘱,或者成立一个基金,把钱放进去。”

“子孙若有能力,不用我操心,子孙若没有能力,弄什么基金、信托不过是让他多苟延残喘几天罢了。”冯先生叹了口气道:“我的身体我知道,也就两三年的事儿,压在陆峰身上,也是在赌,未来的事儿说不准的。”

“您觉得佳峰电子不一定成?”

“不排除这个可能,虽然成功的概率大,但是这个世界哪有百分之百的事儿,这算是我给志耀放的一份儿投资吧,他需要时间成长,志耀很聪明的,就是经历太少了,我等不到他大器晚成的那年了。”

冯先生说着话哭了起来,老泪纵横,对于这个小儿子他是打心眼里喜欢。

“别这么说,您身体好的很!”

冯总大喘了一口气,止住情绪道:“我自己的身体自己知道,其实我对于佳峰电子的预判是,大陆地区的一线品牌,以大陆现在的gdp,发展速度来看,二十年后估计能够达到香江人均gdp的十分之一,按照市场消费潜力各方面去算,二十年内,只要不出大问题,志耀都能把它抓在手里。”

振坤叹了口气,只能说可怜天下父母心,给冯志耀的路铺到了二十年后,如果二十年后他依然没能成长,只能说冯先生尽力了。

“您早点休息吧,明天晚上还要出席金融之宴呢。”振坤站起身扶着他胳膊,搀扶起来,慢步朝着卧室而去。

.............

已经是深夜,江晓燕翻来覆去的睡不着,爬起身看了一眼月份牌,又去了一趟厕所,站在客厅里自己嘀咕。

“这都二十三号了,怎么还不来?”

刘婶儿起夜,看到江晓燕站在客厅自己嘀咕,上前问道:“江总,怎么了?”

“我那个还没来。”江晓燕皱眉道。

“推迟了吧,很正常,过几天就来了。”

“都推迟快十天了,我以前很准时的。”江晓燕有些不解。

“去检查一下吧,别是妇科病,咱女人啊,这方面的病多,治起来可麻烦了,一趟一趟的往医院跑。”

江晓燕听到妇科病三个字,心里更不舒服了,自己干干净净的,怎么会得妇科病,说明天去看看,自己回房间休息了。

次日,香江经济周刊重磅发布,封面赫然是陈总的照片,封面语写着:即将天命之年,依然锋利如剑,独家专访陈氏资本执行董事长、创始人陈书凤女士。

众多报纸也将陈氏资本再次拉回头条,只不过这一次不是桃色新闻,而是正面宣传,尤其是宣传陈总的奋斗史。

八段失败的婚姻被描绘成了婚姻自由,敢爱敢恨,竖立起女强人的形象,很多描述的内容,跟现实完全是两回事儿。

其中有一段,陈总嫁给第四任富商老公,她当全职太太,结果婆婆看不起她,认为会做家务的女人太多,她不配进入豪门,陈总听到这话顿时不干了,一怒之下再次踏入商界,三年的时间,不依靠富商老公,自己做到了身价几千万。

最后怒甩富商老公,告诉他,你不配!

一路结八次,各种各样的理由离婚,对于现在跟苏有容在一块,这片采访上说,陈总对男人太失望了,那些男人表面风光无限,其实根本无法为她撑起一个家,所以要给一个女人撑起一个家。

这片采访透露出的是一个女强人的性格,很具有故事性和煽动性,一些小报纸就直白多了,标题直接就骂陆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