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14:心底话(1 / 2)

郝平凡有点抵触,说说心底话,那就是想徐徐图之。不过这都是无法避免的事,重生人士又能怎么样,还不是被世俗如此蹉跎。

轻轻的叹了口气说道:“行吧,从小我爸妈让我明事理。您虽然是我的生母,但在我的记忆中没有您的影子。现在您突然的出现在我面前,说孩子跟我回家,要是您站在我的立场您能接受吗?”

柳婉茹能理解郝平凡的苦处,就像郝平凡理解她一样,虽说不愿意出来和自己出来见面,但还是答应并且做到了自己面前。

而且每次都是彬彬有礼,说话声音不大很客气,这是一种礼节性的招待,不是柳婉茹希望看到的情绪性,如果真让郝平凡对自己发火,那反倒是更好的。

可刚成年的孩子能忍住自己的脾气,或者说有这样的心机,柳婉茹不敢相信他经历过什么,因为自己知道没有经历哪有忍辱负重。

“孩子,你没有恨过妈吗?”

郝平凡摇摇头说道:“我能看出您对我的诚意,而且一个母亲丢下孩子肯定是到了万不得已的时候,要说心底肯定是不舒服的。”

“但也要谢谢您让我有了现在的爸妈,他们从来没有把我当外人,有些事甚至比疼萌萌还要疼我,那种疼爱是到骨子里面的,您可能是理解不了。”

还是一往的温文尔雅,声音也是不大不小。柳婉茹听的在心底叹气,这儿子还是不肯向自己掏心窝,看来今天又是无功而返。

手搁在郝平凡的手背上,见他没有抽出也没有反抗,多少还是发出了一些善意。柳婉茹呼出一口气说道:“每个当妈的都希望自家的孩子好。”

“在你身上发生的事太多了,一个多月前叶汉升来江城我也知道,你那时刚好去羊城没有遇到,这是你们小辈之间的事,我们现在还没法去干涉,但是我在江城他最少不敢来阴的。”

“知道你有胆实,觉得现在是新社会。但你不知道他以前做的那些事,若若把他这些年来的所作所为,都说给我听过。”

“而且像这种家庭出来的人,本来就不会缺少那些熏陶。你在明处他在暗地,随便出点钱啥的,你怎么能招架的住?”

“事情发生后,就算你知道是他做的,那又能怎么?是能拿到他的作案证据,还是觉得自己什么都能…”

郝平凡摇了摇打断着说道:“知道您想说什么我也会注意的,最近我会把婷姐公司的股份退出来,然后专心的在江大学习。”

柳婉茹诧异的抬起头:“陈梦婷的公司我有让人调查,很多人对这个行业的前景很看好,只是不知道背后是什么高人在指点,你为什么要退出呢?”

“正因为它太成功,我才要退出。”

看到柳婉茹有些疑惑的样子,郝平凡叹了口气说道:“陈梦婷属于丽影传媒下放到江城的,为什么下放过来,肯定有很多故事。”

“其中有一点她跟我说过,假如她在江城发展不起来,就将失去进入京城总公司高层的机会,如果她能做到风生水起,那京城…”

“这足以说明,丽影的内部很乱。她在想进京城,那有人就会来夺取江城的肥肉,我趁机捞出点骨头就好,免得到时惹得一身的骚。”

柳婉茹点了点头说道:“你现在确实不能风头太盛,不过你要是不想转让,也不用太理会她们的,妈虽然不怎么管那些事,但他们还不敢在萧家头上动土。”

“不是您想的这样他们还没联系我,但这是肯定会出现的问题,我也想趁机出手丽影的股份,可以安心的做点其他小买卖。”

“就是你也想卖出去?”

“是的。”

现在大概能了解郝平凡的意思了,或许这是他很早以前就有的想法,就是想套取最大值的资金出来,然后在做自己的事。

一个公司不受自己控制,确实让人很是不爽。柳婉茹皱了下眉头说道:“那嫣然的公司你要退吗?还是…”

“不退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