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妖灵(1 / 2)

那个年轻男人叫隋不休,是隋国王族派驻无量城的城主隋无咎的儿子,乃王孙公子、天潢贵胄。

上月这位公子穿鲜红大袍到城头巡视,李伯辰有幸见到他的脸。据说他已至龙虎境,得到隋国庙堂真传,修习了九幽元气阵,且参与了目前正在北方前线一带构建的中州结界体系。无量城作为这个体系中的重要节点,就由这位隋公子负责。

现在,这位隋公子就长在一头驼妖兽的背上。

李伯辰不知道他是遇到了同自己一样的情况,还是被强行“吞”了进去。不过隋不休既然被俘虏了,无量城大概也破了吧?

但妖兽留了他活口,看起来还打算将他和那女人带到某处去。李伯辰能想到的唯一理由就是,中州结界。

魔国妖部在北原上的攻势已持续了十几年,如今双方进入相持阶段。前些日子天子下令在北原上构建中州结界,好将妖兽阻在当涂山之外。妖兽该是得到了这消息,因此打算采取某种措施进行应对。

如今看,也许被俘的隋不休就是高阶妖兽们打算采取的应对方法之一——活捉这位在无量城主持阵法节点建设的王孙公子!

因此它们才会在七天前不计一切代价地强攻吧!

在双方都付出惨痛代价之后,它们的战役目标已达成,便立即回撤,不再占城了。

这群畜生该会打开隋不休的脑子……然后得到九幽元气阵和中州结界的秘密。李伯辰将妖兽快要愈合的伤口又撕开,眯着眼睛看驼妖兽身上的男人,想得更坏一点……它们也许还打算学六国的修行法门。

不管怎样,对妖兽而言隋不休的所知所学都是珍宝。

的确得想个办法。救他走,或者送他走。

……

三阶妖兽收拢僵傀以及残存的低阶妖兽,在雪原上走了两天两夜。等风雪停下来的时候,月亮就在天空现了身。

于是李伯辰看到壮观的情景——二阶以上的妖兽静立原地、仰头吸收月华。数以万计的低阶妖兽则被统一意志驱使,亦静立不动。一时间广阔雪原上寂寥无声,得过很久以后,才能渐渐听到由风声、妖兽们的低低嘶吼所交织起来的背景音。

而载着隋不休与女子的驼妖兽也停在三阶妖兽的脚边。两人呆坐在妖兽背上同样仰望月亮,仿佛雕塑一般。

李伯辰用短剑切断了右腿脚踝处与妖兽身躯最后的一点连接。鲜血很快涌了出来,肉芽也立即从妖兽腹腔的肌肉上探出、想要将他的双腿再次包裹进去。李伯辰就又在妖兽的肚皮上切了条口子,将腿探出去。

只感受到一瞬间的刺痛,随即右腿就麻木了。腿上还未生出皮肤,表面肌肉将因为低温坏死。但这已不是纯粹的人的肌肉了。他的腿上有人与妖兽混杂的肌肉纤维,远比从前更强大。在表层肌肉坏死的同时,新的皮肤将在其下生成。静待半个小时再将那层肌肉剥掉,他将得到一条健壮的右腿。

这是两天来,他通过四次试验得出的结果,过程充满难以言明的痛苦。

但更痛苦的该是被他“寄生”的肿头妖,可它毫无办法。在上位妖兽的意志驱策之下,肿头妖的自我意志被驱逐到它那可怜大脑的最边缘。它能感受到疼痛、腹腔中的“异物”,可它没法儿越过高阶妖兽下达的“静待”这个指令作出反应。

妖兽吸收月华以补充体内精气的时间有长有短。这几天来风雪不歇,月亮已经许久没有出现。李伯辰估计它们还会在这儿待上很久——这是个行动的好时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