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走不脱哦(1 / 2)

隋不休应了一声,脸色也缓和一些,随口答:“妖兽么,分几个族类。这一个,是其中一支的王族。你见到我的时候,我正和这妖魔在神念里斗法,相持好几天,所以才知道。”

李伯辰做出好奇的模样:“他们自己的王族被咱们杀了带走,就都不敢追了?”

“是不敢,也是不能。”隋不休慢慢掀开裹在身上的残旗,也像李伯辰之前一样拿雪慢慢揉着脚,“妖兽与罗刹人、须弥人都不同。这些东西倒像蜂群,你也知道,要有一级级的统领以神念意志感召才懂得配合行动,最重权威。”

“这个妖灵是王族,三阶的妖兽也得听她的指令,不能有半点违逆。所以既然让咱们走了,也就不会再来追。”

李伯辰皱眉想了想:“那这个妖灵真的信你会在安全之后放了它?”

这句话一出口,他就意识到自己问了不该问的事情。

隋不休犹豫了一会儿,面无表情地说:“我以六渎帝君的尊名起过誓,自然会放她走。但我会把这个脑袋留下来。”

隋不休守信,倒是好事。可李伯辰意识到,自己现在又知道他的一桩不想被旁人所知的秘密了——阵前与敌酋媾和,纵虎归山。

真他妈的。他决定不说话了。

如此又过十几分钟,沉默的两人都觉得身上有了暖意,能在雪原上撑下去了。就熄灭火焰,继续上路。

踏雪走了一会儿,隋不休在风中低声道:“你役满,有十万钱的薪金?”

李伯辰想了想,慢慢地说:“役期薪金有十万钱。这六年我还有一百零八个首级,又合十万零八千钱。”

“二十万八千钱……够你过多久?”

李伯辰笑一下,觉得嘴唇差点裂开:“省着点用,够我过一辈子了。”

隋不休惊诧地看他一眼:“就二十万钱?”

“公子,在咱们隋国,一户三口的中人之家,一年只要五千钱就能活的。”

隋不休沉默起来。又走出十几步,伸手在怀里摸出一枚玉佩递给他:“这玉值五十万钱,你拿去。”

李伯辰微微一愣,还是伸手接过了。他停下脚步,隋不休也停下来。

“那么……”李伯辰摩挲着这块白玉,“那么,隋公子,我们就此别过,后会无期吧。”

隋不休只道:“嗯。”

李伯辰笑笑,一拱手,转身走开。他没料到隋不休会送他这块玉——这位王孙公子似乎有些不同……并不坏。

但他刚走出三四步,忽觉头顶一阵风声猛扑过来。他立即矮了身子就地一滚,看也没看举剑便刺。可刺了个空——一个白色人影从半空中掠过,落到隋不休的身边去了。

不等他张口喝问,就听隋不休惊呼一声:“百应?!”

这声一落,又有两道人影也从半空中落下,将他的去路阻住了。

李伯辰看清三个来者的面容打扮,心里先一松,又一沉。

隋不休身边那个叫做百应的,此时刚刚将双翼收拢在背后。这是个羽人,白发束冠,该有三十多岁了。李伯辰知道他——是无量城主、彻北公隋无咎的亲卫之一。拦在他对面的同样是两个羽人,该是百应的部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