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一介莽夫(2 / 2)

这一回隋无咎微笑起来,看着隋不休:“不休,正是因为这人回来了,才不能为我所用。”

隋不休一愣:“为什么?”

隋无咎摇摇头,低叹道:“你这孩子,容貌、资质,都像我年轻时候,偏性情不像我。”

屋内除他们父子二人外,还有一人,便是百应。原本一直侍立在桌旁稍后的位置,这时听隋无咎如此说,便开口:“大公,话也不是这样说。少主人自小在国都长大,如果性情不隐忍、柔软一些,怕大公如今也见不到少主了。”

一个侍卫头领这样插言、说这种话,算是极大的僭越。可隋无咎却不以为意,反倒点了点头:“倒也是如此。”

他顿了顿,将帕子搁在桌上:“百应,你来教教不休,为什么李伯辰此人不能留。”

百应抱拳:“是。”

而后看隋不休:“少主,您该知道,大公虽不问城中军事,但军中将领的情况,却是要知道的。这十年来,便是我为大公收集整合军中百将以上的将领信息。”

隋不休微微皱眉点头:“我知道。”

百应又道:“无量城中驻军一万人,设一个都统。都统之下,设三个统制。每位统制之下,又设六位统领。每位统领之下,再设五位百将。每位百将之下,设十个十将。”

“如此加起来,连百将以上的军官,便有一百多人。人数多,我便先筛出来一些觉得要紧的,查清之后报给大公过目。三年前令毅任城中都统的时候,军中新来一批将领,也新提拔了一批将领。在这些人里,我只觉得有十二位是可用之才,便将那十二人的名字报给了大公,我也对他们特别关注。”

隋不休想了想:“当时那十二个人里面,没有李伯辰?”

“是。”百应又叹一声,“因此昨晚在雪原上见他的时候,我才觉得脸生。回到堡里一查,才记起他三年前是个统领,那时候,他才只有十九岁。”

“当时百将军为什么不觉得他是人才?”

百应苦笑一下:“其实我当初是关注过他的。统领虽然是下阶军官,却也是下三阶当中的最上一级了。十九岁做到统领,也的确算年轻有为,因此当时我第一批就查了他。但一查也才知道,这人之所以能做到统领只是凭两点。一是这人力气很大,功夫不错,作战时悍不畏死。”

“二是这人运气好。像他一样不畏死、力气大的不少,但大多都死了。可他运气好,就慢慢被提拔为统领了。至于别的方面,也就没什么出奇之处了,他并不擅长谋略,也不怎么精通人情世故,只算是个好运气的莽夫罢了。这种人,军中多得是,我就不留意他了。”

隋不休愣了愣,觉得百应所说的李伯辰与他所见的李伯辰并不是一个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