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 旧账(1 / 2)

来了。李伯辰心想,隋王的人来了。

他马上翻身,伸手就去捉那人的喉咙。可来者的速度比他还要快,倒反手擒住他的手腕,又低喝:“我是友非敌,将军莫要自误!”

李伯辰一愣,没来得及再出手。那人便也将他的手腕放下、退开一步道:“将军可知现在是个什么形势?”

李伯辰刚才那一愣倒有一半是真心实意的。因为来者说话的声音很熟悉——是燕百横。驻无量城的一万东府军分前中后三军,燕百横是后军辎重部的百将,在自己做统领的时候,与他有过几次合作。

他以为隋王的眼线该是个小兵,但又一想也释然了。做军官远比做兵卒安全,而做后军的辎重官则更安全了。

他翻身爬起来沉声道:“燕百横?你来做什么?你这话什么意思?”

“李将军,长话短说。你该以为隋无咎要升你的官吧?但我猜最迟到早上,他就要派人来取你的命了。”

李伯辰抹去脸上的雪水:“燕将军,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燕百横在黑暗中一笑:“但我知道隋不休从原上回到城里,不会是他们所说的斩杀了一个妖灵那么简单。李将军,隋不休是被俘了吧?而你运气好,将他救了出来?”

李伯辰不禁在心中暗暗叹了一声。这燕百横真是神通广大,自己与隋不休回到无量城不到一天的功夫,他就已经将事情猜得八九不离十了……也许隋王的眼线并不止他一个,彻北公身边也该被安插了人吧。

见他不说话,燕百横压低声音:“彻北公隋无咎与当今王上不睦才被发来无量城,平时小心谨慎生怕惹出什么非议城中人人都清楚。如果隋不休真的被俘丢了王族颜面,他们父子一破城一陷敌,眼前这荣华地位还能保得住么?”

“李将军想想看,这种事被你一个外人知道,还能留你的活口么?叫你知道,现在就在隔壁、山后,都埋伏着刀弩手,你不信,可以自己去看!再有,想想今天他们对你的态度,难道没什么异常么?”

李伯辰原本还在担心燕百横进来的时候就已经被发现了。可他竟然清楚院子周围的伏兵布置,看来是用了什么手段悄悄潜入的。他心中转了几个念头,开口:“……啊?这怎么可能?彻北公他……”

说到这里便停住,转脸往窗外看。

他这模样叫燕百横略松了口气——在自己的引导下这人该的确是想明白哪里不对劲了。他不欲给李伯辰多想的时间,趁热打铁:“看来你也明白过来了。你要是想活,就只有我能救你!”

便见李伯辰愣了一会儿,才道:“燕将军,你是什么人?我又凭什么信你?”

上钩了。燕百横在心里想,这李伯辰果真是个莽夫。

他便沉声道:“我为王上做事,奉命在无量城监察隋无咎。你将你知道的事情都说了,我立即带你走,去国都!”

他果然是隋王的眼线。李伯辰原本想,如果城中有这一类人,必然会想搞清楚在隋不休失踪的几天里都发生了什么,也许会向自己传递消息暗中来问,他就可以向他们求救。但没料到燕百横本领高强,能在一众守卫的眼皮子底下潜进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