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章 夜袭(1 / 2)

一个人虽疑心一件事,却总会有些倾向,或者倾向于信,或者不信。

燕百横便倾向于前者,大概连他自己都没意识到这一点。听了李伯辰这句话,他先一愣,随即想到他所指的是什么了。

三年前的大事,不就是前任都统令毅遇刺么?

当时随他出游的人当中的确有李伯辰!而眼下……他心中一跳,意识到眼下除去这个李伯辰之外,当年在场的所有人的确都死了!

令毅死得蹊跷。当年查出的缘由是百将廉策因升迁、军功问题而心有怨恨,刺杀主将。隋王也曾密令无量城中人继续暗查此事,可终究没查出什么结果,只得暂且搁下。

但如今听李伯辰这话,这事果然和彻北公有关联的么?的确有可能……令毅都统是个不争之人,也意味着很难被笼络!

“三年前是隋无咎指使你们刺杀都统?”

李伯辰惶然道:“那就是我的投名状……燕将军,你救我出去,我把一切都告诉你,只求能安稳过完下半生!”

他说了这话,看到燕百横眼中凶光一闪即逝。李伯辰就在心中低叹一声——这凶光,该是因为觉得是自己谋杀了令毅吧。眼下两人虽立场不同,但看到燕百横能因令毅而失态,便觉得他这人还不坏。他自己也很念令毅的情,如今用逝者来做文章,实在是迫不得已。

也因这一抹凶光,李伯辰决定脱身之后如果要使计逃脱,一定尽量不伤他。

“好,我带你走。”燕百横垂了一下眼,又看他,“当年都统待你不薄,你但凡有些良心,就……好自为之吧!”

他说了这话,从腰间拔出一柄短刀丢给李伯辰:“拿着。”

李伯辰一愣:“我们要杀出去?”

“不,走出去。”燕百横沉声道,“我记得你是一阶,灵悟境,勉强算是个修行人……你先运气,把心神放松。”

他该是要使神通术法了,李伯辰想。从自己在军中开始修行起,到现在六年,只修到入门的灵悟境,术法也只会一个“破军”,而这还是军中将佐都能学得到的。不知道燕百横的秘法会是什么。

今夜风很大,天顶浓云密布,因而只能勉强看清燕百横的面孔轮廓。但他说了这话之后,人忽然消失了。李伯辰还没来得及做声,只觉自己身上也微微一麻,又能看到燕百横了。

“燕将军,这是?”

“现在我们彼此看得到,可别人看不到我们。”燕百横低声说,“一会我们就从正门走出去,你切记不可离开我三步之内。外面地上有雪,一定捡结了冰的地方走,千万不要留下脚印。”

竟然是迷踪术,是太素帝君一脉的术法,怪不得他可以混进来。

李伯辰沉声道:“好。”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