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章 伏击(1 / 2)

与此同时,刚刚踏出房门的李伯辰忽觉身子微微一麻,心跳漏了半拍。他想都没想,立即往后退了一步,便见身前原本立足处轰隆一声被炸出一个深坑,泥土与雪沫四溅,糊了他满身满脸!

抬头向天看,正瞧见十几米高处的百应掌中光芒又现!他立刻低喝:“燕将军!”

随后飞身退回了屋中去。燕百横的反应并不比他慢多少,在发现雪与土也溅了他一身、行迹无法掩藏之后,紧随他退回房中。便听门口又是轰隆三声响,门板都颤了颤,险些散架。

李伯辰这预感,已救了他不止一次了。过去在军中的三年,一旦在战场上被人盯上、将有杀身之祸,便会觉得身子微微一麻。他起初以为这是自己有什么毛病,见了凶狠的敌人便下意识地胆寒。可后来发现即便那敌人在身后、暗处,他看不到对方,也同样有此感应。他自是没想清楚这奇妙感应因何缘由,但既然能保命,就不再深究了。

燕百横进来的时候还是被发现了,李伯辰心想。但他并不慌张,原本的计划里也考虑到了这种情况,无非就是搏命罢了,百应总不会比雪原上的妖兽更凶。

可忽觉颈上一凉,竟然是燕百横用短匕架在他脖子上:“你骗我!?”

李伯辰知道他在想什么——百应该将自己射死的,可自己却因那种预感而逃了一命,在燕百横看来的确很像故意引他出去。

“如果我是引你出去刚才为什么还要退进来?”李伯辰沉声道,“燕将军现在和我一样被困,如果想脱身,我倒有一个办法。你信我,我们就可活!”

燕百横心中一凉,已意识到自己之前错看了这李伯辰。他现在的语气、神态与之前判若两人,哪里还有什么莽夫的模样?

但事已至此只能随机应变,他咬牙道:“什么办法?”

……

那必杀的六箭被李伯辰避过之后百应又放了三箭,一样未能建功。他心中一惊,却并不慌,倒觉得自己对李伯辰的忌惮是对的——这人的确是个祸患。

“冲进去。”他对身边的羽卫喝道。

李伯辰与燕百横退回到屋中是明智的做法,如果他们出了院子跑到院外的平地上,手里又没有弓弩,便只能被自己在空中射杀了。回到屋子里,倒可以换得一时的安全。然而这也将他们自己囚住了。无翼人羽卫肌肉骨骼远比人要坚实,近战起来,一样占据优势。

那羽卫收敛光翼,俯冲而下,轰隆一声将门撞开。百应紧随其后,也冲了进去。

屋子里黑暗一片,可在羽人眼中却与白天没太大差别。当先的羽卫,依着人的修行境界划分是个养气境,在身周浮出一层有淡淡羽纹的微白色光华。此乃羽族天生的羽盾,防护力与木盾相当。他在冲下时便抽出了腰间厚重的短刀,进门先一扫,发现无人——那两人该是退回到里间去了。

他正要再冲入里间,却冷不防看到从墙壁当中伸出一双手,持两柄乌黑色的匕首,直取他的脖颈。

他本就打算转身前冲,此时立即斜着身子后退一步避开两柄短匕,挥刀就去斩那两条手臂。百应在他身后两步看到这情景,忙厉喝:“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