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章 伏击(2 / 2)

却已经晚了。羽卫这一刀倒是结结实实地斩中了,但那条手臂却没断,而是化成两张符纸落下。同时这外屋的灶台后身形一闪,燕百横伏着身子连出两刀,直奔羽卫的肚腹而去。

羽卫看得到燕百横,百应却看不到。外屋空间狭小,羽卫来不及后退,就变招以刀去格,却只挡住其中一柄匕首,另一柄从他手臂下穿过,直取心口。

他没料到燕百横的刀术如此变幻莫测,但也不打算再躲了。他身上这羽盾坚固,自己更贴身穿了皮甲且骨肉坚实,自忖即便被这一刀刺中也不至于伤及性命。便低喝一声硬捱这一记向前冲去,要以厚重的短刀将燕百横的身形压制住,好叫身后的百应出手。

但力气只提到一半、刚迈出半步,忽然觉得心口一凉,猛地一痛!下意识低头一看,发现燕百横的匕首已穿透他的羽盾、皮甲,直没胸口了。

羽卫便用最后的力气合身前扑,期望能将他压在身下,可到底扑了个空,侧倒在地。

羽卫的死只在两息之间,百应甚至都没看清前面发生了什么,只觉羽卫斩出一刀又前冲两步,便倒地了。他心中大惊——这养气境的羽卫身上的羽盾是能防寻常刀剑的。哪怕找上五六个李伯辰持刃围着他乱砍乱剁,一时半刻也很难将这羽盾破去,更不要说他还穿了一身皮甲的。

而燕百横同为养气境,身为人类身体也仅比寻常人更加强壮敏捷一些……是怎么一个照面就破了羽盾将他杀了的!?

也直到这时百应才忽然意识到,这屋子里似乎比外面还要冷,自己仿佛身处冰窖一般。

这屋子里有古怪!

他一旦生出这念头,又听到里间似乎砰的一声闷响,似有什么人破窗而出了。百应心头一凛,立即抽身飞退。羽卫冲进来时已将两扇门板撞开了,他身后并没有阻碍。但在他退后这念头生出的一刹那,一个人影已冲到门边一把捞起地上的一扇门板,砰的一声横顶在门框上、将他的退路封死了。

百应一撞上这门板便知不妙,立即也暗运元气在体外浮出一层羽盾。外面那人是李伯辰无疑,他该是从里间的窗口跳出来,将自己的退路封死,好叫自己在屋里和那个燕百横斗!

此人这样狠毒!

门外正是李伯辰。身强体壮的无翼人羽卫已死,剩下这百应只强在光矢之术,要论近身搏斗未必比他这六年的老兵强。军中人人夸他力气大,此时正派上用场。他用半个身子抵死了那门,但也清楚这门板只能将百应略微阻一阻,一旦他回身发出光矢来,自己和这门立时就要被炸飞,此刻只能将希望寄托在室内的燕百横身上。

但他没只等着,一旦将门板抵上,另一只手立即用短刀刺了进去。

生死关头孤注一掷,这一刀竟然将门板生生刺穿了。可再往里似乎是刺上了百应的羽盾,只觉像是抵住了一块石头,竟然不能再进分毫!

这时候他心里也是一惊——刚才那燕百横是怎么杀了无翼人羽卫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