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章 网开一面(1 / 2)

隋不休走入厅中时,隋无咎正在饮茶。见他走进来便将茶盏搁下:“怎么,你到底是忍不住去看那李伯辰了?吾儿,你这副好心肠,要是生在百姓家倒也罢了——”

隋不休拱手施了一礼:“父亲,百将军与两个羽卫,都被李伯辰与燕百横杀死了。”

隋无咎一愣:“嗯?”

“燕百横也身死当场,李伯辰逃了。除我之外,再没人看到今夜发生的事。”

隋无咎慢慢转了身子,正脸来看隋不休。微微皱眉思索一会儿,道:“你看着李伯辰逃了?”

“是。”

隋无咎点点头:“说说,为什么不拿下他?”

他语气淡定从容,无半分火气。可这偌大房间里的符火灯却莫名一暗,投在墙壁上的阴影便被猛地拉长,倒像是一群恶鬼突然挺直了身子。

隋不休轻轻地深吸一口气:“我到那院子里的时候,百将军已经死了。但我发现李伯辰所居的屋中挤满了阴灵,约有数百个。我问了他,他承认是他做的。”

“父亲,此人是灵悟境,却能不用术法、符咒役使阴灵。而且他姓李。”

屋中灯光复明,墙上的深沉黑影在瞬间褪去。隋无咎沉默片刻,低声道:“还有呢?”

“百将军今天查李伯辰身世背景的时候我也看过。现在记起李伯辰虽是隋人,他母亲却不是。他母亲在他九岁时过世,据说生前是李国口音。”

“坐。”隋无咎沉声道。他又皱眉想了一会儿:“你是说,如今李国的那个临西君,并非天选?”

隋不休落了座,神色已轻松许多,对答就更加流畅:“我想过这个可能性,但觉得比较小。我觉得更有可能的是,此人是一个灵主。”

“父亲您也清楚,近些年那些太古秘灵活动得很频繁,某些秘灵的灵主也频频现世。之前百将军说李伯辰如今的性情与三年前迥异,猜测他可能是国都那位的眼线。可我和他打过两次交道,倒觉得依他的性格,不像。”

“我以为,他更可能是在三年前成了一个灵主,因而性情才变化了。倘若他是一个灵主,我想我们不该得罪他身后的那个太古秘灵。若他还有万分之一的可能性是李家的那个天选之人,价值就更大了。因此,我才擅作主张。”

“……倒也不是没有这个可能。若是真的,倒是个惊天的秘密。你还同他说了什么?”

“没有谈及太多,但他应该明白我知道他的身份了。此人很聪明,该懂得相对于我们的秘密,他的这个秘密更危险一些。为他自己的性命着想,绝不会对我们不利。”

“另外,我赠了他那枚白玉,他对我的印象该不坏。”

隋无咎抬手在桌上轻轻拍了拍,低叹一声:“好,吾儿,这事你做得好。”

略沉默片刻,却又笑了:“天下竟如此之小。”

隋不休回到自己房中时已是凌晨四时,正赶上墙上的那口机鸣钟绷紧机括,叮、叮、叮、叮地敲了四下。刚才他陪隋无咎处理残局,安排一些人事,忙得身前身后都是汗,便自己点了灯、脱掉外衫。

在国都生活的时候得小心谨慎、处处隐忍,因而他一直不喜欢支派仆役。这么多年过来这种谨慎隐忍已成习惯,倒觉得事事亲为也不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