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章 搭车(1 / 2)

李伯辰站在脚店门口,一时间进退两难。

显然这山君——如果真的是的话——并未看破自己到底几斤几两。该是瞧见自己带着一群阴灵走来走去,觉得该是个修为不俗的高人。

他不知道这东西究竟是善意还是恶意,但看它竟然懂得揣度人心察言观色,该是很不好惹的。

它现在只向自己借身后这些“阴兵”,又以财物诱惑……

李伯辰在心里叹了口气,尽量简短地答:“既然求我两次,便是有缘。你拿去吧。”

要是他还没睡着,此时必然心中狂跳,不清楚自己这种高人做派的对答是否恰当。但那红衣人立即再行一礼,语气中已有些喜意:“那明日请道兄带座下阴兵再往南行五里,至无经山口助我!”

她说了这话似乎还想说些什么,但身形忽然一晃,陡然淡去了。

李伯辰赶紧进了脚店穿回屋中往自己身上一躺,醒了过来。

到这时候,果然觉得自己心头狂跳如雷。从前在无量城中他就听人说起中陆的种种奇闻异事,但大多都只当做传闻。虽然清楚世上有修法、自己也算半个修士,但在那种一城之地见得少体验得少,很难真的在意。

他自然也听说过修行一途有一种禁忌——人死之后的阴灵虽没什么用,可不到万不得已,不要去和那些阴灵打交道。因为阴灵该被幽冥阴差使者索去下界的,打这些阴灵的主意无异于招惹幽冥中的灵神,一旦运气不好,容易出大事。

但他总觉得世上阴灵这样多,人死之后很多时候阴灵也不是被立即索拿而要在这生界停留几天,自己略动些手脚,该是无碍的。

到今天似乎真的运气不好,招惹到些什么了。

他头一次与这世上传说中的在世灵神打交道,此刻才真切地意识到,在平时耳闻眼见的生界之外的另一个世界中,的确有许多诡异莫测的存在!

那东西提到明天到五里之外的无经山山口“助她”……李伯辰略一想,觉得自己可以肯定那东西该的确是个山神了。

翻过无量城所倚靠的莲花山之后,北起莲花山下雪原、南至风啸峡这片方圆几十里区域中的最高峰的确叫做无经山。

是因为自己离无经山越来越近,那山神的面貌才越来越清晰、停留的时间也越来越长么?

他并不想被卷进这种事情里——如果一个山神都要向过路的什么高人求助,谁知道那事有多诡异凶险?但要从北口镇出四横山脉,无经山的确是必经之路的。

李伯辰低叹口气,想明天真经过那里的时候,自己绝不睡着。身后跟着的那些阴灵,那山神要拿就自己拿吧。等他走出了无经山一带,该也就缠不着自己了吧。

但在无量城时他曾对那些阴灵说那时候帮了他,日后一定好好祭拜。这一回这些城中军士的阴灵要真被那个山神收去了,也不知会落得怎样的下场。虽说人死成阴灵已是仅有零碎记忆和本能的无知无觉状态,可李伯辰仍旧忍不住心中失落。

他自觉有着与众不同的身份,在这乱世当中却没能力保护任何人。到了生死关头只能循着一个“忍”字和一个“狠”字,最终也只能勉强独善其身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