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五章 高义(2 / 2)

他看看应慨,又想了想:“就将这人交给将军吧。我在他身上下的这咒,可叫他三天之内都使不出灵力神通来。我想李将军自会妥善处置。”

应慨听了这话,面露喜色。李伯辰想大概这人是觉得自己更好说话吧。他不清楚李定为什么把这人交给自己处置——从见到这老者到如今,似乎从未猜到过他的心思。他便庆幸自己早早就知道不要小看这天下人,如李定这般活了许久,见多了人的、心机该深沉得可怕。

于是他只道:“好。”

他说了这一句,车厢内三人一时无言。李定微眯着眼睛往李伯辰这边看过来,却不是在看他,而似乎在看车窗外的风景。

李伯辰就有些着急。他实在很想尽早将刀拱手送出,好离开这辆车。但李定却一直没什么表示,难道是看穿了自己没法儿控制这东西的么?总这样耗下去,迟早要露馅。他便将心一横,正要开口说话,李定却先做声了。

“李将军,我为临西君做事。”他之前说话时面带微笑,此刻脸上却没了表情,也不知是不是想到了什么,要改主意,“你怎么看临西君?”

李伯辰只是听说过临西君其人,对别的却一点儿都不了解。他不好多说,只淡淡道:“也是个英雄人物。”

李定微微点头:“十六年前,天子帝辛以莫须有的罪名讨伐我国,四国国君则助其为虐,屠戮我国王族。幸而临西君逃过一劫,如今重招旧部,意在复国。我来夺这宝物,也是为临西君,也是为天下苍生。”

他一扫应慨:“此前还以为此人驱使妖兽,必然与魔国有勾结,想决不能叫这等宝物落在这妖人的手上。在山上时情急之下想要以将军做阵眼,当时存的心思,实是想要舍一人、为苍生。”

李伯辰对他这番说辞实在不以为然,但还是颔首道:“李先生高义。”

李定笑了笑:“将军能理解,那是最好的。那么现在……”

李伯辰大大地松了口气。可仍等了两息的功夫才道:“要是李先生早说这些,也就没有许多麻烦了。既然是临西君要这宝物,我自当奉上。”

“哦?”

“李先生不清楚,我也算李国人。在我出生之前,家母就是从李国迁至隋国的。”他们之前对话说的都是隋国话,但此时李伯辰却换了李国口音。

李定听了,微微一愣:“竟有如此渊源?”

李伯辰便一笑,抬起手将刀递至他面前:“所以这刀如果能助临西君成事,也算物尽其用了。李先生,请收下吧。”

李定脸上的神色微微放松。想要伸手去接,却笑了笑:“李将军是灵主,有气运护身,我却不是。”

边笑边从怀中摸出那张印着“北辰之宝”的符纸来。以双手托着,小心翼翼地接住刀刃:“唯有以此物护身才行。”

李伯辰还怕他这符纸没什么作用,但纸一旦触及刀身,他便忽然觉得某种无形的力量减弱许多。心中一喜,奋力张开手指,终于离了刀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