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三章 赔礼(1 / 2)

李伯辰并不觉得仅凭加增了履带的披甲车就能逆转战局,但陶纯熙问他的话倒叫他着实犹豫了一会儿。要是自己说的那些真被术学用了,也许会有一些赏赐。修行最耗财,他是清楚的。有了那些钱,或许他能用天才地宝将自己堆到养气境呢。

可术学与军方合作密切,他真暴露了自己的名字,只怕隋无咎很快也就知道了。他虽心痛,却也只得淡淡一笑:“陶小姐,我想我还是安安稳稳地教定尘刀术比较好。”

陶纯熙的眼睛亮了亮:“李先生真是个奇人。”

李伯辰叹了口气:“只是人人都有些难言之隐罢了。”

“那……”陶纯熙挎着她的小包袱走了两步,转了身子,“要是往后我有些术学上的事要请教李先生,先生可以赐教么?”

她这动作神态,像是在撒娇。但看起来也落落大方,只叫人觉得多了些女儿家的柔媚之态而并不唐突。李伯辰的心跳了跳,但还是轻出一口气,平静地说:“要是我知道,自然是可以的。但只怕我是个门外汉,帮不得什么忙。”

陶纯熙笑了,一抬手:“那,李先生,我们击掌为誓吧。”

这姑娘好大的胆子,李伯辰在心里想。他自然对男女击掌为誓这种事没什么看法,可这六国之中虽因术学兴起的缘故男女之防并不很严重,却也总是有的。陶纯熙这做派要是落在某些老朽眼中,便是实打实的荒唐了。

不过女孩既然大胆,他也更不是迂腐之辈。便抬起手,与她轻轻一击。

陶纯熙便笑道:“君子一言驷马难追。李先生,我告辞啦,回见。”

李伯辰只回了一句“回见”,就见她又如上次一般,提着裙角小步跑走了。

他便在院中愣了一会儿,看看与她击掌的那只手。掌心都是老茧,只那一击也感觉不到什么。但此时却觉得掌心微温,似乎还留了些淡香。

他自嘲地笑了笑,拍拍手,又在石凳上坐下。

天渐渐黑了,老徐在门前点了灯,也闻到若有若无的肉香。他的肚子开始叫,便忍不住想今晚陈三姑会弄些什么吃。这么一想,倒又在心里笑起来。觉得自己不愧是北原出身——来了陶府不过两天,身上又缠着麻烦,却已能如此镇定了。

但忽然听到拍门声。他心中一跳,想是不是空明会的人终于来找麻烦了。可听那拍门声三响而止,并不重,又不像。

老徐将侧门开了一条缝,似乎听外面的人说了几句什么,便将门都打开了。李伯辰侧脸看,发现进来的该是一男一女,还提了个颇大的东西。但门廊下灯火昏暗,看不清脸。

老徐做了个手势叫他们在门口等,便小跑着往后院去。也许是陶文保的什么亲戚?陶文保倒也是有趣……像他这样的人家至少该有五六个仆佣,他却只有两个,门房还是个哑巴。

李伯辰便起身打算回屋避一避,但忽然听到低低的、粗粗的“喵呜”的一声。他愣了愣,觉得这声音有些熟悉,忍不住再往门廊下一看,发现声音是从一男一女提着的那东西里传出来的。

此时女人将那东西搁在地上,有半人高,四四方方,上面似乎蒙着布。李伯辰忽然意识到,那该是一只幼虎的声音。

去年春天的时候他带人在莲花山一带巡逻,打死一只母虎,又发现了两只虎仔。约莫三四个月大,就是这种叫声。要是再大些,就该只会低沉地咆哮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