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六章 美玉(2 / 2)

苏仝友忙道:“请将军安心,我回到府衙就奏禀府君。这一点,将军先笑纳,也好找个体面的安身处。”

他边说便从怀中摸出两块银铤,搁在白玉旁边。

李伯辰将它们抓起收入怀中,向帘外一指方耋:“我要住在哪里,用不着告诉你们了吧?你们总能找得到。至于赔礼么,最好今日送到。就叫那人送。前天我遇见他的时候,见他腿脚麻利,最适合做这些事了。”

他说了这些话便站起身,谁也不看,大步走出去。

隋子昂与苏仝友没来得及起身,便索性又坐了一会儿,再次面面相觑。半晌,隋子昂才砰的一拳砸在案上,低喝:“竖子欺人太甚!他算什么?彻北公的狗!?敢同我那样说话!”

苏仝友叹气:“公子,回禀府君吧。”

隋子昂又皱眉:“刚才他说术学里有李国逆党,你愣什么?是真的?”

苏仝友站起身:“公子,此间实在不是说话的地方……回府再议吧。”

……

……

“真的!?”璋城府府治隋以廉低呼一声,“彻北公的人?”

“怕是真的。”苏仝友道,“公子曾在术学与他辩论,说此人的确深谙军事。他在席间又取出一枚海涛蛟首佩,公子验过,也是真的。再有……”

苏仝友顿了顿,低声道:“他说自己追查李国逆党,一直查到了术学。”

隋以廉原本大惊而起,听得这话,却跌坐回去。愣了一会儿,连声道:“苏仝友啊苏仝友,我早说过,不可姑息!现在可怎么办,怎么办!?”

隋子昂瞪起眼睛:“父亲,术学真有李国逆党!?”

苏仝友便不做声,可在心中道,这时候又怪起我来。去年便偶然间发现,术学中有人频繁往李国传递书信,悄悄截获一看,是送给那李国临西君的。那时候他对隋以廉建言,该将此事上报。

可这位国姓府君只想做太平人,说一旦报了,必然要当地严查。万一查不出什么,徒增埋怨。哪怕查出什么来,听说那临西君睚眦必报,为人狡诈奸猾,一旦施行报复手段又怎么办?

再有,璋城中李国人甚多,安知都是良民?一旦民变,如何收场?

反正李国逆党也只是在李国旧地行事,并不滋扰隋境。藏身璋城中,大概也只是为了筹措物资人手,何必招惹他们。

府君既然铁了心,他这府丞又能如何,只得附和道“府君深谋远虑”,如今倒落了埋怨。不过他知道隋以廉向来如此,就不怎么往心里去,开口道:“对这个人,府君倒不必太担忧。”

隋以廉刚发了牢骚,此时听得此言立即道:“怎么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