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章 刀(1 / 2)

途中遇到一家兵器铺子,便迈步走进去,挑了一口最贵的刀。这刀寒光凛凛,刀身遍布羽纹,亮得像镜子一般。李伯辰拿在手里挥了挥,觉得有些轻。又试了几口,仍是轻。

那店铺伙计大概觉得他是个买不起只能看便只好找这种借口挥舞宝刀过过瘾的落魄武人,便笑道:客人要是还觉得不满意,不如试试那个。

他将手往店铺旁一伸,指的是墙边一个铁质兵器架上的大铁刀。那刀比寻常的刀要大了一号,刀身极厚,有一半个巴掌宽,刀萼刀柄也都是铁铸的,装饰得极华丽。许多兵器店都有类似的玩意儿,摆在店中一来是镇凶,二来是显示豪阔。

李伯辰此时因有了钱而胆气极壮,便笑笑:这刀多少斤?

伙计倚在柜台后,边掰着面馍吃边竖起三根手指,笑眯眯地说:三十斤。

李伯辰一愣:三十斤?

这倒和无经山上那柄宝刀差不多重了。当时他单手握着那柄刀,是觉得有些吃力的。

里面有些地方灌了铅的,怕手感不好。伙计打量他,笑道,我家掌柜说了,谁能单手将这刀舞上三分,这刀就送他。怎么样,客人嫌我家宝刀分量不够,要不要试试?

看他这眼神,李伯辰倒生出了争强好胜之意。心想自己发力强撑一口气,舞上三分倒也不是难事。只不过这分量用在实战里的确不趁手,他也不想要,只给这伙计个教训就好了。

便一笑:一言为定?

伙计也斜眼笑:那当然。我家是百年老号,说出去的话,泼出去的水。

李伯辰便走到铁架旁,伸手握了刀柄,一发力。

这一发力,他便眉头一皱。不是提不起,而是觉得不如想象中沉重。但随即想到,或许是那须弥胎的效用。应慨说那东西是灵宝,自己一口气吃了差不多一整个,只怕这些日子药力正在慢慢化开吧?于是力气也大了。前些天频繁阴灵离体而不觉得精神萎靡,多半也是因它的功效。

他心中一喜,单手将刀提起,退开三步,挽起刀花来。

那伙计初见他挽了几个,还没放在心上,仍慢慢吃东西。可等看他真一口气舞了一分多,不禁目瞪口呆,连口中的馍渣都落到柜上了。

李伯辰将这刀舞了一气,心中有几分惊喜。这刀的分量竟然正合适,持握起来感觉妙极了。他舞了三分多之后,终于稳稳停住,将刀拄在地上。这铺子的地面是以薄石板铺就的,只听当的一声响,石板竟被震裂了。

他实在喜欢这刀,便忍不住赞道:好家伙,正趁手!

那伙计怔了好一会儿,才忙道:我说客人,我刚才那是那是

却瞥见铺子外面因李伯辰舞这刀而站了六七个看热闹的,又见他们在李伯辰停手时忍不住齐齐喝了一声彩,便将后半截话咽回去,苦了脸:客人你稍候,稍候啊

忙走到里间门口撩了帘子:掌柜的,掌柜的!

李伯辰在心中暗笑,想大爷如今有的是钱,是要买你这刀,又不白要你的,慌什么。

伙计又喊了两声,才有人撩了帘子露出半个膀子。伙计忙凑到他耳边低语几句,那人就走出来:是哪位壮士有这样的力气?

那人便看见李伯辰,李伯辰也看见他,两人都愣了愣。

竟是孙却——叶英红那益盛合商号的老掌柜。

他怎么在这儿?李伯辰又一想,便道也许这刀兵铺也是叶英红家的吧?周栩被调遣到无量城之前就是武人,在璋城开个刀兵铺也不意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