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一章 踪迹(1 / 2)

他本想去扶,却想到自己怀中还揣着五块金铤、六块银铤和好几陌钱。真俯下身去,只怕那些东西要掉出来将人砸晕,就只好生受了,道:“红姐、孙掌柜,这是做什么!?”

孙定这才起身,扶叶英红慢慢坐到厅中木椅上。叶英红盯着他,道:“先夫阵亡后,听得他的死讯,各房亲戚都来争利。我左支右绌,最后家中无钱度日,是快要将他留下的这个铺子也典卖了。”

“幸而李将军那时送了一万钱来,那些人又知道是无量军的统领对我家照顾,才退去了。前两年我又开了益盛合那商号,日子才渐渐过起来。”

“李将军,当时要没有你的恩情,真不知道怎么办。我早想当面谢你,可怎么进得了无量城?那天在无经山知道是你,又……”

原来这两人脸色凝重,是因为这事么?李伯辰在心中叹了一声,其实这事,不算是他做的,而是当时的“他”做的。但如今两人的情感、记忆早交融在一处,分不了彼此了。

他便道:“周将军为我而死,一万钱的事……红姐不要谢我了。不然实在是折辱周将军的在天之灵了。”

叶英红擦了擦眼角,又道:“好,李统领,大恩不言谢。”

她转脸看了一眼孙却,两人似乎要说什么,却有些犹豫。

李伯辰便道:“红姐,孙掌柜,有什么话就直说吧。”

孙却便想了想,低声道:“李统领,东家说那天在无经山上,是你救了她,留下与两个妖人缠斗。后来留着看车的伙计也回到北口说,你当时被那两个妖人带上了车,其中一个还留了一块金铤。”

他说的该是李定和李丘狐吧。李伯辰想那两人其实和应慨不是一伙的,但妖兽冲击车队的时候,他们两个该也没有拦着,的确会被当做妖人。

但孙却要说什么?

便听他又道:“我们在北口待了些日子,才回了璋城。本以为被他们带走那车算是没了,可竟有伙计在城外路边发现了。我便猜,或许是统领你落入那两个妖人之手,被他们带来璋城了。”

“前些日子,路上没了的两个伙计的家里人,又去益盛合送谢礼,说我们赔了他们一万钱。我们想来想去,觉得事有蹊跷……我们的赔金其实还没有送出去,哪来的一万钱?”

李伯辰心道,那是应慨赔的。不过这话此时当然不好说。

孙却又皱眉道:“我们就起了疑心,想那车既然是在璋城外被发现的,妖人会不会将统领也带来了璋城?难道是被统领劝说了、良心发现,才留钱赔命么?”

“后来再细想,妖兽冲下山时,那两人似乎并未指使妖兽伤人,会不会其中另有内情。我本不愿多事,但东家对我说明了你的身份,我才叫人去查,想也许你此时就在璋城落难,不知我们能不能做些什么。”

李伯辰心中一暖。无论叶英红还是孙却,都是寻常人。自己这种武夫参与到生死之事中,并不很怕。可他们不清楚事情缘由,却真敢去查,实在叫人动容。

只是……李定和李丘狐竟然也到了璋城?!是跟着自己,还是要取道去李国?

他微微皱眉,沉声道:“再往后呢?可查到了什么?”

孙却便道:“真查到了。当日那两人,一个叫李定,另一个叫李丘狐,两人就住在璋城!”

“那叫李定的,在本地术学做事,那叫李丘狐的,似乎是他的孙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