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五章 症结(1 / 2)

李伯辰一愣。纵使一直告诫自己在李定面前要不动声色,还是忍不住重复了一遍:“北辰心决明要!?”

李定笑道:“李将军所修心法,该是无量军中的心法吧。将军有没有想过,或许你本身在修行一途的资质惊人,只是因为心决不得法,所以才难有进展?”

“狐儿是罗刹人,本就力大。又已是养气境的圆满,更淬炼了筋骨。可我看将军虽是人、是灵悟境,一身神力却比她还要强。这种力量,几乎已是人修在龙虎境才能达到的了。”

“将军既与我一样信奉北辰帝君,倒可以试试这本心决。”

他说话间,李丘狐已从屋中走出来,手里拿了一本蓝封的小册子。又道:“接着。”

便将那册子抛给李伯辰,自己仍坐回到廊下,边看他边揉自己的肩头。

这时李伯辰可没什么心思再去想是不是真委屈了她之类的事,忙伸手接了。入手一看,果真是李定所说的那本书。

他倒吸一口凉气——李定竟真送这东西给自己!?

他知道,这世上的境界修行法其实是分等级的。

最为高深精妙的那些,是每一位帝君亲传下的修法。此类修法,都掌握在各国王姓手中。每一国的国都都有供奉六位帝君的“六帝庙”,每州的州治所在,则有“六帝宫”,各府,有“六帝观”。有幸进入观、宫、庙中的修行人,才能习得这些法门。这些人,大多是各国国姓子弟、极少数天资卓绝的普通人,通常说自己乃“庙堂出身”。

至高帝君亲传的法门虽精妙,威力也强大,可越精妙的功法对修行人资质的要求也就越高。若将这种东西传给一个普通人、叫他以此来修,怕连气感都不会有。

于是便有由此修法“改良”而来的,不那么精妙的。这一些,通常掌握在宗派、显贵官宦手中,譬如那叶成畴。这些人,常自诩“宗派出身”。

再有些人资质还差些,便有更粗浅些的修法。李伯辰在军中所修的便是这一类,够简单、够直接,稍有些资质的,便可以炼出气感。至于江湖上流传的其他修法版本,也都与此大同小异。

因而境界修法这东西,其实不难得到。

可李伯辰原本觉得自己的资质在第三类人当中怕也是属于较差的,因而修行军中法门已艰难无比。如今李定给自己的这本《北辰心决明要》,便是北辰一脉最精深、最珍贵的庙堂修法。这东西……他真能用得上么?

倒是不意外李定能弄到这本书——他为临西君做事,而那位临西君是李国王姓最后一人,自然修的是此法。看起来,这李定也颇受重用。

李定看到他的神情,似是猜出他心中所想,便笑笑:“李将军倒是可以先试试看。即便不成,你也记下,就作谢礼。”

纵使李伯辰心中仍存疑虑,但这秘籍宝典在手,若还是百般提防、站在此处不动,就是宵小之态了。他便沉声道:“好。”

持着书卷,抬脚走到李定对面坐下。又将册子小心平放在石桌上,翻开来细细观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