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九章 魔劫(1 / 2)

这骷髅就在他面前,白得耀眼。身上也的确有黄衣,却不是用轻罗缠绕而成,而是由许多炽热的黄气缭绕,嗤嗤作响!

他心中大骇,不晓得这是什么东西。本能地跃起往后一退,便发现自己竟跃至棚顶了。他心中一凛,忙往下看,瞧见自己的肉身还盘坐在床上,脸上无悲无喜,似乎仍在入定。

这是什么状况!?

他立时喝道:“阁下何人?装神弄鬼!”

那黄气缭绕的骷髅便张了张嘴。它并未发出声音,李伯辰却觉有一阵尖锐至极的嗡鸣声轰入脑中——

“吾乃黄天魔王,横天担刃!”

“呸!”李伯辰听得这名号,便知无论眼前这是个什么东西,都必然要对自己不利。他不是遇事便慌、坐以待毙之人。虽不晓得此物究竟有何本领,却立时大喝:“北辰之主,大冥之精,飞行九星,拜谒真灵!”

又喝:“北辰之主,开阳之精,玄映御空,天诛威灵!”

咒文一落,身上便立时充满无穷力量——这是因那破军咒。

而后,忽听窗外狂风怒号,又见一片浓云飞速掩来,将圆月遮住了。那骷髅见他醒了,飞身就来抓他。

可天空中忽然轰隆一声巨响,只见一道雷霆照亮夜空,一下子轰在这骷髅身上。骷髅中了这一记,登时呆立原地,一身白骨都哗哗作响,仿佛要散了架。

李伯辰便从房顶飞扑而下,捏起碗口大的拳头,劈头盖脸地就去砸它!

原本觉得这东西的骨头该极坚硬,可一拳砸中,竟像轰进一阵雾气中一般,一下子就散了。他又挥了三拳,这骷髅便化作一阵黄雾散去了。

他愣了愣,往骷髅立处一看,却瞧见了陶纯熙。

她穿着初见时那件棉袍,萎顿在地,神色痛苦不堪,抬头道:“李伯辰,你快跟我走吧!”

李伯辰听了她这话,心中又一阵恍惚。可如今他有破军咒文术法加持,下一刻心头又空明起来,暗道这必是刚才那骷髅所化。头脑一热、眼前一红,心中什么怜惜都没了,一拳轰中陶纯熙的脑袋,她这身形便也散了。

李伯辰又环视四周,喝道:“究竟是——”

“——什么人。”

他猛地醒了过来,听到自己的声音。

……是梦!?

又忙向四周看了看,只见窗外明月高悬、隐隐听到几声犬吠,并无方才所见景象。不……不是梦。他心中一凛,是魔劫!

一想到此事,立时运气内视。这一探查,他愣住了——体内经络尽通,原本积郁的灵力全被化开了……他竟冲了关,已晋入北辰心决的养气境了!

他这样在床上愣了许久,才觉得头脑略活泛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