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六章 挑拨(1 / 2)

她说了这话,身形又变。身子全化作雾气,只剩下一颗头颅悬在雾上。李伯辰知道这话该不是在问自己,便默不作声。

头颅便道:“已有一千四百多年了。”

“我初成灵神的时候,心中十分欢喜。想从此便与天地同寿,用不着担心会死。我是神灵,世间不会再有更崇高的了。”

“我又可掌管一地山川,是其中主宰。人们来拜我求我,诉说心事,我也觉得新奇有趣。可慢慢的,我晓得做山君其实不是件好事。”

“因为我被困在这方寸之间了。璋山虽大,可一千四百年,早看厌了。既为山君,也不能再修行,就无事可做。原先这山里还有许多人,但后来建了璋城,人们都去了城里,山中就更寂寞。李伯辰,我问你,如果你是我,会不会也觉得寂寞?”

李伯辰想了想,叹道:“会。”

这些话叫他想起无量城。此前的三年一直待在无量城中,除去吃喝、巡逻、作战,就再也无事好做。城墙上的每一块砖他都要熟悉了,许多时候心里闷得发慌,倒觉得妖兽来时在雪原上搏命反倒痛快点。

他一时间有些同病相怜之感,也不觉得这璋山君怪异了,便又道:“山君为何不常去璋城瞧一瞧?那里比山里热闹。”

他这话音一落,之前还语气慵懒的山君忽然道:“去璋城?怎么去!?”

她这两句话忽然变得声色俱厉,周遭雾气也忽然黯淡,竟成了乌云。只听林稍一阵沙沙作响,许多挂在树上未落的枯叶便落下,如雨一般。

李伯辰心中一凛,正要暗道不妙,却见黑雾忽然如水般流动汇聚,最终变成了锁链!

此时再看那山君,竟然是被锁链困住了的!

先前她周身缭绕的云雾成了衣裳,遮住她的身体,而此时她身上缠绕的便不是云气,而是乌黑的铁索了。那铁索有手指粗细,在她身上层层叠叠,缠得只露出一张脸。又往四面八方蔓延,一些深入这片山头的土地之中,更多的则探向远方,延伸出不知多远。

她走动的时候,那些铁索便如水一般流动,哗哗作响。虽说并不影响她的动作,却始终无法摆脱。李伯辰终于明白她所说的“被困在这方寸之地”的意思了就是这些铁索将她锁在璋山之中了吧。原来做地上灵神要付出这种代价的么?

此时她脸上神情凶恶,又道:“如此过上几千年,你还觉得快活么!?”

说了这句话,身上的铁索又陡然化作刚才的雾气,她也再变得慵懒和善起来:“所以啊,倘若有人要夺我这山君之位,我倒觉得是件好事。那人替了我,我便可游荡世间。要是将我杀死了,我也早活够了。”

她是本就要求死?李伯辰心中既惊诧又失望,才明白自己想要从此事中捞好处的想法大概是一厢情愿了。又想倘若空明会那些人知道这山君有这样的念头,也不会那么大费周章了吧。

但他想到此处,心中却忽然一动,记起山君庙中墙上所提的那两句诗玉岭春生白云烟,雾拢丹朱尺眉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