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一章 蛟人(1 / 2)

入山之后沿山道西行一段路,前方便出现一个缓坡。这时道路崎岖,山路上也坑坑洼洼,四人便下了马,将四匹马拴在路边,方耋牵着驮了布袋的那一匹跟在后面。

转过一道岩壁,前方豁然开朗,竟是一片小小的峡谷。峡谷上有一道白练似的瀑布飞流而下,蒸腾出许多雾气,汇入峡谷中的深潭里。那潭水表面也有一层水雾,像云一般。最奇的是,这谷中不像外面一样枯黄一片,地上竟隐有绿意。

李伯辰愣了愣,心道这里竟然有此洞天福地。

便听隋子昂说:“据说璋城地下有一道暖水流过,源头就是这山谷。李将军前几天去的暖水巷就因此得名的。”

李伯辰哦了一声,才记起他那天见到李宅的墙根、假山岩石之下都微微湿润,大概是就是因为其下有暖水,所以那里的积雪才化了吧。他想了想,觉得或许那山上的瀑布是从一处温泉里涌出来的,因而如此。

正要开口,脚下却被一块石头一绊,打了个踉跄。

隋子昂就又笑:“将军小心脚下。”

李伯辰正待回话,忽然见到走在前面的叶成畴的衣袖正在微微颤动。

叶成畴在前,他与隋子昂在中间,方耋牵马走在后面。叶成畴的手笼在袖子里,此时又没有风,无疑是他的手在动。李伯辰也是个修行人,因而一看那袖子颤动的模样,便知道该是叶成畴在掐手诀。

修士使用术法之前,可以念口诀,若不方便出声,也能用手诀。

他心中一凛,道他们该是要出手了吧。

他昨日与山君有约,因而此刻也未妄动,只沉心静气,感受脚底传来的感觉。果不其然,再走几步路,便觉得一股暖流顺脚心传至四肢百骸——这感觉熟悉,在无经山上那山君以生机之力为他疗伤时,也是如此的。

他心中一定,知道璋山君没有失信。因而只提了气,装作没看到叶成畴在做什么。

但再走两三步,却又被一块石头绊了一下。他在北原时翻山越岭如履平地,此时一连两次腿脚不利索,已十分反常。却见隋子昂忽然在他身边停了脚步,沉声道:“李伯辰,我有一件事百思不得其解,想要问问你。”

“你放着一个好好的无量军统领不做,却要跑来璋城与李国逆党串通一气,究竟是为什么呢?”

李伯辰心头一惊,暗道难道自己与李定的事被他觉察了么?但随即意识到这该是隋子昂要杀死自己的借口。也因这一惊,他忽然意识到,自己已在原地停留好一会了。

刚才便在站在路口,只觉隋子昂在自己身旁,叶成畴在自己身前。但此时醒过神来,发现两人已离自己三四步远,他自己始终在原地打转。绊了自己两次的石头,正是同一块。

这就是叶成畴的术法么?的确比妖兽更难对付一些。

李伯辰便停下脚步沉声道:“隋公子,这话什么意思?你想要做什么?”

隋子昂冷笑:“借李将军头颅一用。”

虽说早知道他们要将自己骗进璋山杀了,可如今听到这话从隋子昂口中说出来,李伯辰仍叹了口气,心道北边魔军将要攻入隋国腹地,这边却仍在与人勾心斗角,真不知道何时是个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