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五章 劫风(1 / 2)

此时叶成畴便咬了牙:“好,阿朱,我懂你的心了。”

又顿了顿:“你待我如此……我还能说什么呢?等大事了却,我也去大空明找你。”

而后转脸看李伯辰,冷冷一笑:“看来你是枉做小人了。在陶家的时候我就觉得你不简单——你能来通风报信,又是从哪儿知道这阵的?”

李伯辰叹了口气,心道他第一句话说得也没错。下回要是再遇着这种事,但凡与什么灵神山君河伯扯上关系的,自己绝对要绕着走。这些东西不是人,性情太古怪了。

他没答叶成畴的话,倒是对隋子昂低声道:“隋公子,该看清楚眼下的局势了吧。叶成畴不要你我活,璋山君也反复无常,我们只能自救了。”

隋子昂上山之后接连遭遇变故,此时看着要哭出来了:“……自救?怎么自救?他是龙虎境,我——”

李伯辰冷笑一声:“龙虎境有什么大不了,上月我刚杀了一个。”

叶成畴想了想,哦了一声:“我明白了。从北边回来的人说,上月有人在无经山夺了一柄刀,是个当兵的。昨夜问那个女人当时可在山下瞧见了什么,她偏什么都不说……这么说,就是你在无经山夺了刀?是你手里这柄刀?”

李伯辰皱起眉:“哪个女人?”

叶成畴笑道:“前些天,你不是去一个刀兵铺找过她么?”

是叶英红。李伯辰心里一凉。他不想连累他们,可他们到底没逃过去。但他眼下没功夫再去追究叶成畴因何捉了叶英红、又因何知道了无经山的那柄刀,只觉得一股怒意从心中涌起——这些人做事,也太没有底线!

他刚要开口,便听叶成畴又道:“好,那么暂不杀你。你身上的事,我还得好好问一问。隋子昂,如今给你一个机会——擒下他,我放你走。”

李伯辰忽然意识到,自己眼下似乎变成了无经山时的应慨。应慨在无经山设伏,却被自己搅了局,叫当日的三方混战一团。现在叶成畴倒成了那时的自己,打算浑水摸鱼了。但隋子昂该没有那么蠢吧——

他刚转了脸要开口,却见隋子昂面上神色变幻,忽然大叫一声:“啊啊啊!!”

这位公子该从未经历如此局面,此时终于吓破胆。可畏惧到了极点,却也孤注一掷,想要抓个什么救命的稻草了。

只不过抓错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