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九章 俘虏(1 / 2)

山君坐在潭水边看他如此,便道:“你的修为还低,至少得到了龙虎境的巅峰,才受得了。但你胆子这样大,真要试试,说不定也捱得住。李伯辰,我不做山君了,如果你想做,就做吧。”

李伯辰摇了摇头,道:“不。天下很大,我还要去看看。”

他的确不想自己被困在这方寸之间——哪怕能有再多的神通。

见山君不再言语,他便跳下山崖,重躺回自己身上。其实他阴灵出窍只用了极短的时间,原本要裹伤口的那块布还没有被完全浸湿,可已越发感到头晕目眩,像随时都要归西了。

他咬了牙,强撑着将手臂扎好,靠着叶成畴的尸身喘息了一会,才记起刚才自己召出的那六个阴兵,都不见了。

该是被叶成畴的金人都杀掉了吧。他想到这里,心中不免有些戚戚——无论那些阴兵生前是何种身份,这一个月来都帮了自己大忙。在无量城他召唤这些同袍的阴灵时曾说来年要祭它们,如今倒是祭也祭不了了。

他叹了口气,运行真气。眼睛微眯时瞥了山君一眼,见她往崖上看了看,又收回目光。她现在披着湿漉漉的衣服抱着腿坐,看起来倒仿佛是个普通的人间女子。

行了四趟真气,头脑清醒了。但李伯辰晓得这仅是权宜之计——行气可以吸取天地灵力,但流了那么多的血,灵力是补不回来的,非得要些食水、补药才行。璋山君此时看着人畜无害,但昨天在山上瞧着也是这副模样,他不敢保证她一会儿会不会再有反复。

便开口道:“山君,你我之前有约。”

璋山君想了想,道:“对。”

叶成畴未死时,她看着很平静。如今叶成畴死了,她还是平静。只是这平静里全是丧气,仿佛她这人不是人,而真是一团雾了。

李伯辰沉声道:“那么——”

隔了一会儿,璋山君才道:“往西去,有一座小山,山上有一个洞窟。那里面有璋山的秘宝。你想要的,都在那里。”

她说了这句话便不再开口,只盯着自己身前的一块地。李伯辰想细问那山究竟什么模样,洞窟里又有什么。可看她的样子,心里莫名觉得即便自己问了,她也不会再开口了。

叶成畴一死,她的魂似乎也死了——尽管她该没有这东西。

李伯辰觉得自己对她的怨愤又少了些,心里也有些发酸。她有种种不是,可竟然如此痴情。他觉得因叶成畴这种人如此实在不值,但也没法说什么。便拾起地上的那柄软剑道:“好。我们就此别过。”

山君没有说话,他就撕了身上残破的铁甲丢了,又从叶成畴的腰间解下一圈腰带。这腰带是黑色的,外面裹着一层绒布,软剑就是从这里面抽出来的。腰带实际上是铁质,算是软剑的剑鞘,李伯辰自己围在腰间,又试着将剑插进去、将平且薄的剑柄往上一扣,就看不出是件武器了。

他其实还想再在尸身上找找,瞧瞧能不能摸到些钱财。但璋山君就在不远处,便没好意思这么干。

然后站起身走到隋子昂身旁,艰难地俯身下去用力拍拍他的脸。过一会儿,隋子昂的眼皮微微一颤,但没睁开。李伯辰知道他还在装昏,不过正合他意——这家伙此时醒了,自己还真难办。

于是他猛挥一拳击在他的头上,隋子昂身子一颤,又真昏过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