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九章 俘虏(2 / 2)

他便拽着隋子昂的衣领,一步地一步走出山谷。前行一段路,看到来时拴在那里的马。当时一共有四匹,现在只剩一匹,余下的三匹该是因为刚才山中狂风大作被惊走了。

此时李伯辰已经浑身无力,连站立都觉得困难。他思量再三,还是一咬牙在心里说了声音抱歉,用曜侯将这马杀了。等不及生火,喝了些血,又吃了些生肉。

血肉一落肚,立即便觉身上涌起一阵暖流,灵气运转也顺畅了。又有一阵微微的酥痒感自双腿生出,很快传遍全身。这类似在妖兽腹中重塑双腿时的感觉,他心中便一宽。刚才还有些担心受了这样重的伤,会不会真死了。但养气境的体魄与妖兽的血肉似乎保住了他的命。

他在马身边坐了一会儿,卸下一条马腿,用缰绳绑了背在身上。又拽着隋子昂慢慢攀上旁边一道小山坡,靠坐在一块大石之后。

在这个位置,正能看到通往山谷的小道。如果方耋要回来找自己,一定会从这儿经过。

他如此等了两刻钟,渐渐觉得身上略恢复了些力气,但酸痛也更甚了。身上那些被叶成畴的风剑割出的伤口都结了痂,刺痒无比,该是在愈合。左臂仍是没什么知觉,还在渗着血。

李伯辰有些担心,但又想去他娘的,这条手臂要真废了,大不了弄把玄铁重剑去。

再过片刻,他听到脚步声。随后看到方耋手里握着短刀,小小心心地沿路慢慢走回来。他眯眼盯着方耋瞧了一会儿,见他脸上是全神戒备之色,便觉不会有什么异常。就扬声道:“方兄。”

方耋立即转了脸,循声往山坡上看。李伯辰又道:“上来,我在石头后面。”

方耋这才看见他在树丛里的脸,略一犹豫,持刀走了上来,在他身前两三步远处停住,皱起眉低声道:“李将军,你这伤……叶成畴还在附近么?”

李伯辰笑了笑:“对。但已经死了。”

方耋愣了一会儿,才道:“真……你把他杀死了!?”

又看隋子昂:“你把他也……”

“还活着。我要用他换人的。”

方耋皱起眉:“换什么人?”

“我还有个朋友在他们手上。”李伯辰想了想,忽然意识到该不止叶英红。叶英红与自己在璋城只见过一次面都被抓了,要是陶文保他们昨夜没来得及走,只怕此时也被抓了。

方耋想了想,慢慢地将刀插回腰间鞘中,走近了些道:“李将军,这些话我不该讲,但也要说。今天我没想到你能活下来,更没想到你竟然能杀了叶成畴。我知道你这人有一副豪胆,也讲义气。但……”

他顿了顿,叹道:“但璋城你不该再回去了。一旦他们知道叶成畴死了,你的朋友就成了饵,你再回去必死无疑……眼下可不是义薄云天的时候。我要是你,就赶紧去细柳城,君子报仇十年不晚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