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五章 工具人(1 / 2)

他走出去先看了一眼隋子昂,而后回到室内,屏息凝神,阴灵出窍。

以阴灵的视角来看,石室中虽也黑暗,却一览无余。李伯辰将手一甩,腕上的细链便化为铁索,其上那些亮晶晶的小珠子,也都化为阴灵的模样。

那天杀死阴差的时候,这铁索上就有一个阴灵。后来将陶文保、陶定尘体内的恶灵索出,也都被缚在这索上了。原本那个阴灵是泛着幽绿光芒的形体,而之后索出的两个恶灵,则不知是由几百还是几千个阴灵炼成的,已泛着白光了。

他看到这三个,忍不住叹了口气。要不是那天管“闲事”救了陶文保父子,如今也没有这么多的原料来炼阴兵……这也算好人有好报吧。他向来告诉自己该对人宽容一些,说不定日后就会有福报。若做事恶毒刻薄斤斤计较,虽可逞一时之快,却说不好在什么时候便会有旧账被翻出来。

他离开无量城时只懂得些粗浅心法,如今却有了北辰心决、天诛术法、炼化阴兵之法,细细一想,似乎都是因为自己多管闲事得来的。他倒也说不好今后这些闲事会不会又带来大麻烦,可就眼下看,倒觉得自己一直不曾做错什么。

希望过两天一切顺利,能叫自己有命再多管几桩闲事吧。

又去看叶成畴。那三个都是浑浑噩噩的模样,叶成畴的阴灵倒眼神灵动,看起来颇为机灵。昨天他用铁索将叶成畴打得成了个珠子,也不知眼下如何。便试着问了一声:“叶成畴,还能听着我说话么?”

哪知叶成畴立即道:“听到能怎样,听不到又能怎样?顶多叫我魂飞魄散就是了。”

难道他慢慢恢复过来了么?这倒算是好事。李伯辰便道:“叶成畴,就在刚才,璋山君受了八十一道雷刑。”

叶成畴原本眉头紧皱,满脸阴毒之情,听了这句话,倒是呆了一呆,嘴唇动了动,到底没说什么。

李伯辰又道:“看到那边的九个人了么?”

“这里是璋山君的藏宝洞,那九个,都是她从前喜欢过的。她和他们大概都有好结果,于是将他们的遗蜕藏在这里。”

“一千四百多年,只有这九个人。你要是不做负心人,也许将来也会在这儿吧……我倒为璋山君不值。”

叶成畴往那边扫了一眼,脸上露出厌恶之情。隔了一会儿,冷哼道:“你懂什么。”

但说了这话,还是将那九人又看了一遍,道:“我与阿朱之间的感情,你这种俗人哪里能体会。哼……我昨天要取她的命,她就给了。要是哪天她要取我的命,我也会给。你当情爱就得朝朝暮暮腻个不停么?她知我,我知她,无论做了什么心中都不会有怨恨,这才是喜欢。”

李伯辰心想这人该是因为知道身处绝境,因而如今才逞口舌之利出气吧。不然依着他的印象,这人似乎是寡言少语的,更不至于同自己谈什么“情爱”。

他就冷冷一笑:“你这话我可不敢苟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