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七章(2 / 2)

隋子昂愣了半晌,冷笑一下,动了动嘴,但没说出什么。又隔一会儿才道:“可笑。”

李伯辰点点头,为他松了绳子叫他略活动身体,而后又将他反绑起来、令他没法像昨夜一样挪动,就走出洞外跳下石台。

雪下得越来越大,却无风,他不知是不是因为璋山君身死才引发的异像。又往璋山主峰那边看,发现山峰已经消失了。

他今天出来是打算埋伏在进山的道路旁,看府治衙门的人会不会回信。但盯着已消失的主峰看了一会儿,还是转身先往那边走过去。他也说不清为什么,觉得是想看看那里如今变成了什么模样、雷刑的威力如何,也是打算凭吊一下璋山君吧。

走到主峰附近时才发现此地比他想象得要更惨烈些。山头没了,附近的树木则成片向外倒伏,地上像被扫过,平整光滑。地面与倒下的树上都覆着雪,他拨开积雪一看,发现树木都已变成黑炭。

原本的山峰处,如今则成了片大湖,虽说今天比寻常要冷很多,还飘着雪,但湖面上水雾蒸腾,把沿岸的积雪都蒸化了。湖水无去处,就往山外流,竟分出了许多条高高低低的矮瀑。

若干年后此地也会变成璋城里的一处奇景吧,只是发生过的事该不会有人记得了。

他又往前走了一段路,看得倒不如离得远的时候分明了。大湖中的水雾愈近愈浓,渐渐的十几步远处就看不清了,脚下则全是湿润的泥土,几乎把靴子都裹满了。在这种地方如果遇伏会很麻烦,他就叹了口气,打算离开。

但刚刚转了身,忽然听到水声。

他立即靠着一株炭木蹲下,往发声处看去。

他现在离湖边近二十步,因为主峰被轰成个谷地,所以他是略有些居高临下的。听那声音,该就在二十多步以外,但隔着雾气看不清。他疑心是府治衙门派来的人,就拔出曜侯伏低身子,慢慢往湖边走。

走了三四步又听到水声,不像是水里有什么东西,倒像有人在击水,声音颇大,不似鱼类。此时再看,终于瞧见水雾中有个朦胧的人形,像是在洗澡。李伯辰愣了愣,心道什么人会在这时候跑到这里洗澡?难道是送信的人么?

刚想到此处,水里那人忽然跃起跳到了岸上。李伯辰心中一跳,正要举刀,却一下子把那人的模样看清了——

是李丘狐。

她是罗刹人,原本衣衫就穿得单薄。今天也是穿了劲装,可被水浸湿了,身上曲线毕露。他愣了愣,心中先道原来是她在这里洗澡的么?就想下意识地转过身去。但心中又一跳——谁洗澡会穿着衣服?她又到这儿来干嘛?

李丘狐见了他似乎也是吓了一跳。可倒比他先镇定下来,只一晃神便笑了:“哦,阿兄还说你是个英雄人物,可也会做偷看别人洗澡的事情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