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二章 泄愤(1 / 2)

赶车的是个中年男子,黑瘦,约四十上下。一身的袄子也都被刮破了,露出里面的干棉草。值房里没生火,很冷,但他站着却额头冒汗,手脚也发颤,倒不知是热是冷。

苏仝友坐在大椅上盯着他看了片刻,沉声道:“你叫什么,哪里人?”

那人忙道:“小人隋四两。”

隔了一会儿,似乎才想起后面的问题,又战战兢兢道:“就……就是璋城人。”

“在璋城做什么?”

“小人给马家做长工……就是我东家,是马有培……是术学的官儿……”

苏仝友点头,又道:“做长工的,怎么跑去山里了?”

隋四两膝头一软,就想要跪下。苏仝友道:“站着说话,又不是堂上。”

隋四两这才站稳,伸手抹一把额上的汗,道:“小人……小人……以前还是个猎户,知道封山了,进山也不敢打猎,就是听说昨晚山里叫雷震死了不少野物……想去捡点儿……”

苏仝友点点头:“你又是怎么认得隋公子的?”

“本来不认得……正月十五的时候,我在南门大街上卖些野味儿……隋公子在我那儿拿了两根鹿鞭……”

苏仝友便看坐在门口的佐官,道:“去查查他说的是真是假。”

佐官是个年轻人,一听这话立时道:“苏公,是真的。正月十五那天是咱们几个陪公子出去的,我还记得这人——公子当时叫他记在账上,正月末的时候他还来后门讨过钱,也是我办的。”

又想了想:“也有马有培这个人。在术学做事,我记得是勾连课的课长。”

苏仝友点头,便一指墙边的长条凳对隋四两道:“坐着说话。”

隋四两弓腰塌背走过去坐了,苏仝友道:“隋四两,你救回公子有功,一会一定重赏你。但现在好好想想当时的情景,对我细细地说。说得好,还有赏。”

似乎是见苏仝友这官并不如传说中那样威严可怕,且也不想要治自己的罪,隋四两就放松许多。在长凳上坐了片刻,搓搓手,道:“好、好,叫小人再想想……刚才可是吓得快没魂儿了……”

“小人是在没有山那边找着公子的——”

苏仝友一皱眉:“什么山?”

“没有山——就是没有这个山,是个山名儿。”

“哦。你讲。”

“平常咱们都不往那边去,因为一到那边就转不出去,远远能看见那山在那,可就是走不到,就叫没有山。我今天进了山,就想捡炭的人多,有什么野味肯定也都捡走了,就往深里走——走着走着,听见嗵一声响,吓了我一跳!”

“我就想可能是傻狍子摔下来了吧……就走过去看,结果就看见隋公子了。”

苏仝友叹了口气:“落下来的是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