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四章 破阵(1 / 2)

裴松在面甲后出“格”的一声,踉跄两步退开、抬手去捂自己的脖子。但他着甲,手是砰也碰不到的,便见鲜血又顺着甲缝往外涌,如小溪一般。

李伯辰心中大惊,忽然记起了燕百横——在那小院中的时候他也展示过隐匿行踪的本领,有人以同样手段偷袭了裴松!

这念头一起,他忙往旁边看,就见到半空中有两滴鲜血凭空滴落在雪地上。

徐城!此人是灵主,也许还修了燕百横那种太素术法!他就在院中,而不是院外!

便在此时,李伯辰又听见风雪中传来一声轻笑。他不再犹疑,立即将手中的长枪往声处猛地一扫,又抬刀去斩。可这两记都没碰到徐城,全斩在了风里。

此刻不远处那五个甲士其中之一才低呼:“将军!”

忙冲上前来扶住裴松,又一把掀开他的面甲、将他头盔取下。裴松此刻口鼻溢血,瞪着眼睛抬手往李伯辰处指。李伯辰看得清楚,他指的不是自己,而是自己身边,该是在说徐城。

可那五个甲兵并不清楚生了什么,扶住他那个从胸甲内抓出一团布、按在裴松的脖颈处,喝道:“拿下他!!”

另外四个甲士立即持枪冲来,就连墙边的十个甲士也猛扑过来。

李伯辰心头雪亮,知道这是徐城故意为之。余下的十五个甲士都觉得是自己杀了裴松,非得不死不休不可。那人竟然一直隐匿身形,就藏在院中!如此狡诈胆大,叫李伯辰身上先一阵寒,又一阵热——

今天非把他了结了不可!

他定睛向裴松那边一看,见他的嘴一张一合,仍在吐血,似乎就快不行了。而徐城也未再出手,似乎打算看一场好戏。于是他一咬牙,也冲了过去。

先前四个甲士长枪已至,配合默契无间。两人用枪来叉他的双腿,另外两人一左一右攻来。这些神威骑都是精兵,功夫也许不如裴松,但不至于差太多。李伯辰虽不敢托大,也知道必要战决,因而将心一横,立时收住脚,底下那两杆就将他的双腿叉住了。

两个使枪的甲士立即又将长枪一拖,要用枪刃废掉他的双腿。但他腿上也覆着甲,只听刺耳的两声响,枪口处亮起一阵火星,腿甲上却连划痕都没留下。

此刻左右两杆长枪也攻到,李伯辰猛一挥刀,刀背正击在右边一杆的枪头下方。他此刻再无保留,使了全力,便见那大枪被他这一刀荡开,弯得像一杆大弓、颤得嗡嗡作响。持枪那甲士哪想得到他有如此神力,情不自禁地痛呼一声,枪一下子脱了手,飞出去好远。

他又如刚才一般去抓左边攻来长枪,但那甲士忽然将手一抖,枪尖便立即化作一团光亮,李伯辰一下子抓着了枪刃。那甲士便也立即一抽,想要断了他的手掌,可他那宝甲乃是铁手套,甲士这一抽,也是抽出了一溜的火星。倒是李伯辰再一转腕,竟与他较上了力,叫他一时间攻不进、抽不出。

又将双腿一曲,把腿边的两杆都夹到膝弯里去了。再低喝一声、猛一力,三杆枪便被他搅得旋了起来,三个持枪的甲士也被他拉扯得东摇西晃。

此时这四人才晓得李伯辰的力气已如龙虎一般,立即弃了枪去拔腰间短刀,而远处十人也攻了过来,雪亮的枪刃穿透风雪,转瞬即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