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六章 现形(1 / 2)

“以后可以跟着我”李伯辰听了这句话,便确定叶成畴所说一切都是真的了。徐城的确也是个灵主,“跟着我”,是想叫自己的阴灵跟着他吧。

徐城说这几句话的时候,声音飘忽不定,似乎一会儿在墙边,一会儿在亭中,一会儿就在身前十几步远处。李伯辰想摸清楚他行动的规律,便沉声道:“蠢模样。力气倒是大了,但头脑不灵光。你这作品可不怎么高明。”

他想激怒徐城,但徐城却笑道:“哦,我也想到了。”

“可惜呀……看来还是不得法。听说魔国人能摄人心智,却又叫人行动如常,看不出半点儿破绽,就是被摄去心智的本人,也并不觉得自己有什么问题。”

“我猜是因为隋子昂本来就只有些小聪明,心智又不坚定。倒是李将军你智勇双全,也许拿来用正合适。”

李伯辰沉声道:“李某人就在此处,想要,就不要藏着了。”

徐城说这几句话的时候,行踪仍旧飘忽不定。但李伯辰已渐渐发现,他虽然每一句话的位置都不同,可距离却差不多,大概都是七八步。倘若徐城一边说话一边迅速变幻身形,那么他的速度真叫人心惊。

徐城似乎又笑了笑:“眼下你兵多将广,难道要我和你打群架?不过嘛,我也有兵”

他说的该是他的阴兵吧,他迟迟不出手,也该是在布置阴兵。但叶成畴说过,要论身为灵主的本领,自己不会是徐城的对手。徐城眼下不知道自己的这个身份,这是最大倚仗,不到最后的决胜时刻,绝不能显露。

他便持刀向前走了几步,道:“以多欺少胜之不武。徐城,我来和你单打独斗。有胆就出来吧!”

他一边说,一边做出左顾右盼的模样,看起来近乎无措,似乎想要找到徐城的位置。他故意做出这样的姿态,是因为觉得徐城可能会凑到自己身边。那人年纪很轻,行事狂妄,似乎玩性也重。见了自己这个样子,搞不好会在左近挑逗。

果然,过得片刻,听见徐城说:“逞匹夫之勇可不好。”

李伯辰眼珠一转,听得发声处在距自己约十六步远处,东北方。

又听到他说:“倒不如咱们两军相争,看看谁才算是个名将?”

声音更近,在西北方八步远处!

这样的距离,已经能够看清些了。李伯辰将长刀交在左手,轻轻抖了抖右手。

听徐城又道:“我数三”

正前方四步远处,风雪打了个旋儿、似是撞上了什么东西!

李伯辰将右手猛地一甩,暴喝:“着!”

六枚铜钱破空而出,只听得噗噗两声响,有两枚不见了!一同听到的还有徐城的一声痛呼,随后风雪中忽然现出一个人形小腹、左边大腿上,染了两朵血花!

虽说只有四步远,但李伯辰知道他速度奇快无比,铜钱一脱手,立即抽出腰间短剑也掷了过去。但那徐城虽因受伤而破了法,身子却未顿,见着短剑射来,抬手便是一挥,只见一道闪电似的光芒掠过,那短剑竟然砰的一声成了碎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