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八章 毒计(1 / 2)

但还不待他起身,又听那边的甲士忽然齐齐喝道:“镇!”

李伯辰便见他们将余下的几杆枪齐齐往地上一插,立时发出微芒。随即见到徐城头顶忽现一口金光幻影的大钟。那大钟嗡嗡作响,当的一声将徐城连着身边的一片花木给扣了进去。

他这时才晓得原来这些甲士刚才结了阵却不出手,也是在寻找机会。到底不愧是精兵。

此时徐城站起身,衣裳全被花木刮破了,发髻也歪斜,看着极狼狈。可竟一翻身又往细剑处去冲,但咚的一声撞上那大钟,一下子又弹了回来。

他冲不出来!李伯辰心中大定,又往院中看。院中府兵原有四五十个,可经徐城的阴兵祸害一遭、又被他以石子击死一些,如今就只剩下七八个了,倒真能用尸横遍野来形容。

但那七八个此时缩在墙边,看起来并未被阴兵袭击,只瑟瑟发抖。李伯辰便道,该是这甲兵使的那阵法将徐城与阴兵的联系也破了吧。

就这样将他制住了么?原本以为必有一场恶战呢!

可再看大钟当中的徐城,虽强作镇定地站着,但目光仍忍不住往墙上那柄细剑上瞥。李伯辰心头一跳,生出个念头。便道:“山将军,你还在么?”

甲士中的一个掀开面甲:“我在。”

又转脸看看院中,道:“这人真是狠毒!”

的确,与徐城交手其实不过几分的时间罢了,却死了几十人。其实如果不是他狂妄自大,而在更广阔的空间中闪转腾挪,怕是余下这些也要被他活活耗死。

李伯辰道:“请将军维持此阵。”

而后拖着刀,往细剑那里走过去。此时他身上实在已经无力了,但好在刚才那两击时一直静守心神,到现在也没被这魔刀完全掌控。

徐城忽然在钟内大叫:“李伯辰!你可知道我是灵主!?你知道灵主是什么么!?你与我为敌,秘灵不会放过你!”

听了他这话,李伯辰心中大定,知道自己猜对了。因为现在就在徐城身旁不远处有一柄剑。

那剑该是一个府兵的,也是柄长剑。刚才徐城的细剑被他击飞,就立即又去抢那细剑。如果只是为了抢一件兵器——他身边不远处就有一柄长剑,何必舍近求远?

且剑一脱手,他身形立即没了之前的灵动,可见奥秘都在那剑上!

他便不理徐城的话,一把将细剑从墙上拔出,道:“你的一身本领,有大半都是——”

刚说了这几个字,忽然觉得握着细剑的左手一凉!

随后耳畔的风雪声一下子大了起来,那已不再是风啸,而是尖叫了!仿佛高天之上正有能够席卷一切的飓风在俯冲而下,眼中的一切都开始疯狂旋转。稍远处的徐城、更远处的甲士们,身形都变得扭曲,也随风声化为一道又一道的斑斓色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