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九章 真灵(1 / 2)

再过两息的功夫,李伯辰才意识到那并非“安静”——周遭还有风雪声,只是因为相比自己刚才听到的那些太过微不足道,才像是悄然无声了。

而此时徐城也才刚走到他身边两步远处站下,并未急着取回那柄剑,而说道:“能握着这柄剑撑这么久,真难得。”

他此刻说话的语气平和了许多,没了之前的狂妄乖张。而李伯辰此时已感觉不到体内的那两种力量了,不知它们是何时退去的。但他仍握着剑、刀,一动不动。

他不知道是否是魔刀上的真灵帮自己击退了剑柄上的力量,只是,徐城不是说它“死”了么?

他这么想着,忍不住看了一眼徐城。

徐城见他眼睛转了转了,似乎颇为惊异,道:“哦?原来比我想的还要强些。这样也好,剑神该会很满意。”

他说了这话,便从地上拾起一枚石子。李伯辰以为他要射杀自己,刚要动手,却见徐城将石子在手里抛了抛,又接住、再抛了抛。

他愣了愣——徐城这是在玩么?

下一刻才记起,此人只有十七岁,其实还算是个少年的。但他之前表现得那样狡诈毒辣,真没法儿将他与那样的年龄联系起来。到如今……觉得所有人都死了,自己也被这柄剑制住,才显露了些这个年纪应有的本性吧。

徐城抛了两抛,将手一扬,把石子打入一个府兵的尸体当中,才像是索然无味般地叹了口气:“唉。你还能听着我说话吧?今天看着你,倒想起从前的我了。”

“你在无经山上拿到这把刀的时候,该觉得很高兴吧——觉得自己可以做灵主,从此与众不同了。说实话,我刚得到这柄剑的时候,也是这样想的。”

“不过你该是空欢喜一场了吧。告诉你吧,这把刀是用纯元帝君的真灵炼化的——”

他说到这里,忽然闭嘴。像是觉得这样说话有失他的身份。又看了李伯辰一眼,冷声道:“哼,和你说这些干什么。一会儿剑神得了你刀上的真灵,我就把你炼成个铁兵。”

“得了刀上的真灵”……是说这柄剑,原本是要将魔刀上的力量吸走炼化掉的么?但竟然败了?

李伯辰知道自己刚才被制住、那些甲士惨死,都实在是因为对此类事情所知太少。但寻常人又哪能事事洞明?这一些,就连叶成畴都没提过。他心中虽恨不得将徐城碎尸万段,但也知道如今实在是个难得的机会,便嘶声道:“纯元帝君……是谁?”

听得他竟还开口了,徐城似乎吓了一跳,皱起眉:“你能说话!?”

李伯辰不知该怎样作答才能天衣无缝,但心道被看穿又有什么,大不了再战就是了。便道:“只是……风雪声大了些……能奈我何……”

说到此处,狠心将舌尖咬破,喷出一口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