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章 尊者(1 / 2)

倘若他此时还能像之前那样镇定沉稳、步步为营,以他的剑术修为,是可以再抵挡一段时间的。但这时却只用双手撑着身子,拖着残躯在雪地上边呼喊边往后蹭,看起来一点儿主意都没了。

这时候,看起来倒的确是个十几岁的少年人应有的模样。

李伯辰提着刀逼上前去,心道这人仅以资质论,的确称得上人中翘楚,如果像自己一样在尸山血海中摸爬滚打几年,也不至于如此。可惜即便上天给他机会,自己不会给他机会了。

但他心中仍旧警惕——叶成畴所说的几种手段,徐城都还未使出来。有了之前的教训,他也不能完全确定此刻的徐城不是在示弱叫人掉以轻心。

可下一刻,他便了松了口气。

因为院中的积雪忽然沸腾起来,耳畔响起低沉的嘶吼声。先前倒在院中的那些尸首,忽然被风雪笼着站立起来。积雪汇到他们身上裹了严严实实的一层,仿佛铠甲。

是阴尸——徐城喊的“人”到了。

叶成畴曾说徐城可以阴兵附于尸首之上,变成不畏痛楚、不死不休的战士。要是这世上寻常人瞧见这情景,准得心中大骇,乱了方寸。可对李伯辰而言,一来有了准备,二来此类事物他来处便有许多——纵然并非真实的——于是心中连半分波澜都没有。

距他最近的两个甲兵被冰雪裹着,猛扑过来。李伯辰一挥刀,两人的头颅立即被割掉。但尸体没有倒下,反而继续晃着手往前扑,他心中微诧,却也不慌,一脚踢开一个,一拳轰走一个。但身后又有七八个扑了过来,一把拉住他的大氅,野兽一般往他身上攀。

徐城见他被缠住,立即大叫:“再来!再来!”

周遭那些阴尸一听他这话,口中呜呜做声,奔跑得更加迅疾,身子在半空中跃起,兜头扑了下来。

这些东西即便全力施展,也难伤他分毫,徐城该是在做困兽之斗了。但几十个势大力沉的阴尸真将他埋住了,怕杀出来也得十几息的功夫。李伯辰便将身子一闪,也如徐城一般喝道:“来人!”

腰间的曜侯微微一颤,李伯辰立时觉得周遭起了一阵小小的旋风。他这境界还开不了阴眼,但知道此刻,他在山君洞窟中炼化的三十阴兵该已猛扑而出、要与这些阴尸身上的阴兵战作一团了!

刹那之间,几乎已将他围作一团的几十具尸首哗啦啦地倒了一片。又见到风雪之中一个又一个旋儿飘忽不定,地上的雪粉也窸窸窣窣的扬个不停。徐城原本用双臂撑着身子,正四下里找兵器,见了这情景一愣,失声道:“你——?!”

李伯辰迈过尸堆,道:“不错,我也是个灵主!”

徐城听了他这话,嘴唇立即颤了起来。但李伯辰看得分明,那不是颤,而是在以极快的速度诵念咒文。他立即大步踏上前去,一刀削去他的左臂,道:“你敢!”

徐城一下子躺倒在地,可这一回没惨呼,似是痛得麻木了。李伯辰没斩下他的头颅,倒不是以虐杀取乐,而沉声道:“我知道你会一种术法,类似灵台轮回术。但你要敢用,我立即杀你。”

徐城喘着粗气,道:“你不杀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