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章 尊者(2 / 2)

李伯辰看着他:“我问你,院子里死掉的这些人,这些阴灵,你都收去了么?”

徐城愣了愣,不知想些什么,开口道:“你……你要阴灵?好,我还有许多,都给你!还有这些阴兵……你这些阴兵太弱了……我有更好的炼化的法子,我也可以给你!”

但李伯辰想要的不是炼化阴兵,而是那些甲士的阴灵。战死院中的十五个人都是猛士,他实在不愿看到这些阴灵被徐城以那种秘法送去那个所谓“风雪剑神”所在的那一界。

魔国人会将阴灵打散化为灵气,那些太古秘灵也许也会做同样的事,他不想看到这些人落得如此下场。

便握了握刀柄,道:“这么说,你还没收了他们,他们还在这院子里?”

徐城点了点头,刚要开口,眼睛又瞥向他手中的刀,似乎意识到李伯辰接下来要做什么了。他便忽然探出右手抓过旁边的断刀,一刀刺进自己的胸口。

李伯辰一愣,没料到这人此时竟有了死志。但下一刻听徐城怒吼:“剑神!这人也是灵主!我死于他手,难道不辱没你的尊名么!!”

说了这句话,双眼一睁,立时气绝身亡。

但同样都是灵主,这种小伎俩李伯辰可太熟悉了。他立时将魔刀插在地上、自己也半跪于地,阴灵离体!

果然,徐城的阴灵正慌慌张张地往院外遁走,而院中也的确密密麻麻地遍布那些军士的阴灵。他炼出的阴兵还在与徐城的阴兵斗,李伯辰只看了一眼,便晓得徐城所炼阴兵的确更胜一筹——它们远比自己的阴兵灵活,几乎与真人无异,甚至懂得彼此配合。

刚才他放出了三十个阴兵,如今便只剩下十来个了。

只以阴兵相争,他的确不是徐城的对手。但徐城此时已失去斗志,只想一心逃命。李伯辰便将手腕一甩,一条铁索立时哗啦啦地暴涨,直往徐城的阴灵卷去。

但铁索将要碰到徐城的身子时,他身上忽然乍现一道微芒,变成了个亮白的人形。李伯辰只道这徐城还懂得什么别的奇异术法,心中刚刚一凛,却见院中忽然风雪顿止,高天之上层云尽散,露出一轮眼眸似的血月!

那血月极大,几乎占据了半边天幕,沉沉地压下来。目力所及之处,都被一片红光笼罩,只有徐城的白色阴灵还灼灼放光,保持着逃命时的姿势,不动了。

少顷,月上忽然现出一个模糊人形。那是个黑色的剪影,看不清是男是女,似乎高踞一尊宝座之上。

李伯辰愣住了,随即觉得自己的心脏猛烈搏动起来,身上也一阵一阵的发麻。他原本就没有太多力气,此时更觉得浑身瘫软。但下一刻又意识到,如今自己是阴灵,怎么会有这些感觉?

他微微一惊,才发现阴灵不知何时被迫回体内了。再抬眼看四周,才发现什么血月、红芒都不见了,周遭一片影影绰绰……是在梦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