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三章 快哉风(1 / 2)

天际终于露出鱼肚白,但街上还是半明半暗。李伯辰策马离了府衙那条街,又跑了一段,远远看见城门。

门口还燃着火把,六个兵靠在门洞内,见他纵马而来,几人忙把靠在墙上的长枪拿起拦在路中,喝道:“什么人!?在城里纵马?!给我下”

但此时李伯辰已至门前,呼喊那兵一看见他的模样,忙住了口。李伯辰勒马冲到他身前站下,那兵才道:“啊,是……李将军!”

李伯辰心道这人该是前几天看见自己与隋子昂、苏仝友他们出城,因而才记下了。这些天的事情不到万不得已,隋以廉该不敢声张,这些人还都不晓得发生了什么吧。

如此倒好,也省得再叫他们伤残。

他就笑了笑:“我问你,先前有没有看到一队神威骑带着几个人出城?”

那兵看了看周遭的同伴,略有些犹豫,又忍不住住李伯辰身上看了几眼他的甲、衣上都有血迹。可或许见他此刻镇定从容,便还是答道:“有……五时多些的时候,叫开门出城了,好像带的是陶家人,还有个女的。”

他说了这话,往府衙的方向看了看,又道:“……将军,出什么事了?”

李伯辰便一夹马腹,叫马小步往前走,盯着他道:“闹出些人命罢了。”

拦路的另几个兵将路让开,待出了城门洞,李伯辰转脸道:“听好了,是我自己闯出城的!”

说完再一夹马腹,又奔行起来。

待耳畔的风再次呼呼作响,他转脸往身后看了看璋城笼在幽微的晨光中,城墙延绵到黑暗里。过不了多时,就会大乱了吧,但他此时却一点忐忑畏惧之情都没有,反而觉得畅快无比,好似终于得脱樊笼。

第一次往璋山中去时也有类似的感觉,可远不如如今这样强烈。马儿在覆雪的大道上疾奔,两边的雪地映着晨曦,白得发亮。往前看,一线红芒在远山之后愈发炽盛,朝阳喷薄欲出。

他忍不住仰天长啸,声动旷野,心道,痛快!真是痛快!!

要说起来,在璋城惹出的祸比在无量城时还要大些。可他离开无量时只觉战战兢兢,全然不晓得往后到底该怎么办。眼下虽说也不知往后到何处落脚、又再要做些什么,可与那时相比,已有更加高强的修为在身,自保无虞。且该杀的人都杀了,该救的人都救了,再回头去看,并不觉得有什么遗憾留在那城内!

何其快哉!

虽一夜未睡,但他倒是越跑越精神。等红日终于从群山之中跃出、天上的风雪也散去之后,已奔行出数里地了。他便叫马缓了缓,长出一口气,去看路面。

路面有马蹄印,虽被雪填去了一些,但仍看得到浅坑。既然只有蹄印而没有车辙印、且离城这样远,就该是那些神威骑留下的。

他们在府衙中时都穿着重甲,马也该是全副武装的。既是执行裴松的军令,该都没有卸甲,速度不会太快。他们离去之后又过了不到两刻钟的功夫自己便离了府衙,想来该是快赶上了。

于是又一夹马腹,沿着印记向前。再过一刻钟,那些蹄印中就没有雪粉了,他心知越来越近,便快马加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