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四章 招揽(1 / 2)

他便往神山庙门口看了看,道:“李姑娘,他们在庙里面?”

这时候庙门被推开,李定走出来,笑道:“昨天与将军分开之后,我卜了一卦,知道必然得胜,如今成真了。”

他一拱手:“将军真是神勇。”

李伯辰很怕他下一句便说“将军今后有何打算”,立即开口道:“李先生谬赞。”

又一伸手,要去解腰间的魔刀。他着实很喜欢这刀,可毕竟是人家的。虽说昨天送了自己,但看当时的情况大有“且助你一臂之力”的意思,眼下既然又碰见了,总不好一句话都不提。

李定一摆手:“将军误会了,我不是为这刀而来。送出去的东西,岂有再收回的道理。”

说了又将身子让开:“人都在这里。”

李伯辰暗暗松了口气,走过去几步往庙里面看。庙中香烛供桌之类的早没了,只有青砖地。地上躺了九个人五个神威骑着甲躺在东边,陶家人、叶英红躺在西边。中间生了一堆火,该并不冷。

看样子这些人都无事。李伯辰道:“李先生,为什么把他们拦下来?”

李定的手抄在袖子里,微微一笑:“是想到这些人往后该没有什么好去处。只叫他们走了,今后怕是有性命之忧,于是就拦了下来。我见昨夜这四位都受了惊,且风雪又大,怕捱出什么病,就用香叫他们先睡了。”

又道:“也是猜将军料理了璋城的事情之后,会想再见他们一面。”

李定做事真是滴水不漏。只是李伯辰清楚他该不会无缘无故地发善心,一时间不晓得该说什么好。

李定就又一笑:“裴将军现在如何了?”

李伯辰心中一跳,他知道裴松?但下一刻明白在院中裴松为何对自己表现得那样亲近了他是李定的人么?是李定叫他来帮自己?

他一时间倒不知道是该感激还是该后怕他不是不知感恩的人,只是李定的手伸得太长了。这种事,如果提前同自己说了,当然不会有什么芥蒂。可他暗中行事,难免叫人起了警惕之心。

他低叹口气:“裴将军已经不在了。”

李定看起来似乎并不很吃惊,只是笑容从脸上褪去,想了想,道:“可见昨夜凶险。李将军能否说说?”

李伯辰略一犹豫,还是将昨夜有关裴松的那些说了。无论如何他对裴松印象极好,叫李定知道他是如何死的,也是应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