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五章 轻骑(1 / 2)

李伯辰笑了笑,沉默片刻,说:“天下苍生。很多人都喜欢将这四个字挂在嘴上。”

他说了这话,自己愣了愣,道:“哦,李先生,我倒是不是在说你,只是一时间有感而发。”

李定微微摇头:“我懂将军的意思。”

他想了想,又道:“但在我看来,成大事者心中必然要有天下。如果不以天下为己任,而处处计较私利,这样的人,谁敢追随呢。”

“我倒不是在指摘临西君,只是……”李伯辰皱眉想了想,“李先生有没有觉得万有、无量、弥勒三城破得蹊跷?”

李定一挑眉:“哦?将军是怎么想的?”

“我离开无量城之前,彻北公公子在那里主持中州结界的建设。那时候,万有城的结界该已经建成了。无量城破,是因为妖兽突袭且数量极大,但这么一来,万有城的压力就该小许多,而那里又有结界,是如何在十几天的时间里就被攻破了的?”

他说了这些,又犹豫了好一会儿,才道:“再有一件事李先生可能不清楚。无量城破之后,我在北原上救过彻北公的公子,隋不休。那时候他被妖兽俘虏了。”

“我原本觉得这件事问题不是很大,可昨夜与徐城交手的时候,他说魔国人有一种秘法,可以夺人心智,而受控的那个人看不出任何异常,连自己都无法觉察。而在北原上……隋不休是被一个妖兽王族俘虏的。”

李定吃了一惊:“李将军说的是真的?”

“千真万确。”

他变了脸色,皱起眉,思量片刻道:“将军是说,是彻北公公子……”

“不,我之前这样想过,但时间对不上。从隋不休被俘到万有城破,时间不到一个月。如果是隋不休被妖兽迷了心智、泄露军机,那么妖兽军想要调动、谋划,一个月的功夫是无论如何都来不及的。它们虽然不像人需要许多辎重补给,但要拿下万有城……几万甚至十几万的妖兽,至少也得两到三个月才能组织起攻势。”

“其实我现在一想,连无量城都破得蹊跷——第一次被攻破的时候,妖兽是从四面来攻,其中有两条山中秘道就是连许多无量城中的军士都不清楚的,它们是怎么知道的?”

李定听得很认真,点了点头:“那么将军心里可有想法了?”

李伯辰道:“以前没有,昨夜有一些。昨夜,空明会的璋城大会首徐城用妖兽血肉救了隋子昂。我就想,他从哪里来的妖兽血肉,又是怎么知道这么多的?可能是孤例——此人就是走了邪道。但也有可能……”

李定道:“将军在怀疑空明会中人么?”

李伯辰叹了口气,苦笑:“不知道,我实在不知道。因为怎么想,也找不到空明会投向魔国的理由。但我知道的是,能泄露叫万有城被攻破的军机的人或者组织,必定位高权重,影响极大。所以,李先生,我觉得你们现在该做的不是找我这样的人帮忙练兵,而是先弄清楚这件事。”

他顿了顿,又道:“另外说句心里话,我现在真怕和人打交道了。泄露军机的人,或许也天天把天下苍生之类的话挂在嘴上,但做事却是另一回事。”

“临西君或许是个明主,但你们那里还有许多人,也就会有许多纠葛。我实在不想再牵扯进去——至少现在不想。”

李定点点头:“我懂得。唉,人各有志,强求不得。只是实在可惜。但将军今天既然对我说了这些,可见心中未必没有天下。倘若有一天想要投奔一方……我这里,必定虚席以待。”

听他说了这话,李伯辰心里松了口气,又略觉得有些失落。但仍道:“多谢先生体谅。”

又向门内看了看那些神威骑:“他们离开的时候裴将军还是好好的,但现在人不在了,实在不知道怎么跟他们交代。”

再看另外四人:“他们往后应该也难在隋国容身了。”

李定一笑:“将军不必担心,我会将事情说清楚。至于陶公……我在璋城的时候就听说过他。如果他愿意,可以与我一同到临西君那里去。”

见李伯辰要开口,李定一摆手:“也不都是因为将军的情分,而是君上如今的确求贤若渴,我们也急缺人才。我这里另有一炷香,可以将他们唤醒——”

李伯辰忙道:“不必!”

又想了想,道:“只把孩子唤醒吧。”

李定一愣,只说:“也好。”

李伯辰看着他走进屋中,从袖中取出一支短香点燃、又在陶定尘的口鼻间熏了熏,那孩子便轻轻咳了两声,眼皮开始颤动。

他又看了看陶文保、陶纯熙、叶英红,在心里低叹口气。要是他们三个醒了,该会又将自己感激一番,想到那种情景,他实在有些不自在。其实也是因为不晓得如何面对陶纯熙——自己如今已看得开了,但如果她落泪,未免心中又是一阵酸楚。

他今后一段日子总是要浪迹天涯的,倒不如不见,相忘于江湖。

又过得片刻,陶定尘睁开眼。李伯辰忙走进去,低声道:“定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