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九章 传闻(1 / 2)

此时地上飞沙走石,土丘旁的一片桃树在风中张牙舞爪,如鬼怪一般。原本低伏的荒草则齐齐立了起来,也像成了什么精怪,不住地往他的腿上缠。

再往远处看,只见田野间忽然起了雾,数十步之外就视物不清。那阴风在他身边旋了一阵子,陡然分开,落在稍远处成了数十股小旋风,搅得草叶簌簌作响。

要刚出无量城时见了这情景,他说不定还会慌乱一番。但如今李伯辰只退了两步,冷笑道:“好。我正愁找不到你们这些人!”

便厉喝:“来!”

只觉腰间的曜侯微微一震,周遭的风势陡然平息,五步之内地上的荒草也一下子倒了下去。他虽未阴灵离体,也晓得如今正有二十个阴兵将自己护住了。

这一月来他既从徐城口中得到了许多东西,又勤加苦练自璋山君洞窟中习得的“阴符帝皇经”,自觉身为灵主的修为已大大精进。闲暇时候,则仍在修行李定送他的北辰心决,自身灵力境界也水涨船高。虽说距晋入龙虎境还早,但与在璋城中时已不可同日而语了。

只是这些日子并无像样的对手,新得这些手段,也都无从挥。他并非好战之人,但未免也会有些想要“试刀”的念头。眼前这情景,倒正对了他的胃口。

一唤出这些阴兵,便将魔刀在地上一插,拄着刀盘膝坐在地上,阴神出窍。

立即瞧见自己周围竟已满是鬼蜮。之前所见的一片蒙蒙雾气中,全是幽绿色的阴灵。少数衣着是近些年的,绝大多数乃是更古时的打扮,想来是附近土地中经年埋葬的,全被唤出来了。

不过人既死,阴灵就该被勾去幽冥。如今却有这么多,显然有人提前做了手脚。

再看身前约三四十步远处,那土丘的上方,则有一个如孩童一般矮小的“老翁”站立。但只是打眼看着像人,要细看,却现脸上生了四只眼,布满利齿的大嘴直咧到耳根。双腿则是反曲的,双臂一直垂到地上。

桀桀怪笑的正是此人。如今他四只眼有两只圆瞪,两只眯着,倒仿佛在笑。见了李伯辰阴神出窍便道:“好哇,还真是个灵主。嘿……我被他们炼成鬼童十几年,倒是因你脱困了。不过他们是人,你也是人,这债谁来还都一样!”

李伯辰见了他这个模样、说的这些话,心知自己想对了。他虽然没见过真正的鬼兽,但眼前和东西无疑是他生前模样,看起来的确像妖兽。

这时徐城正在他身前,周遭有黑雾缭绕不定。那些黑雾如同锁链,将余下十九个着重甲的阴兵都连在一处,成了个圆阵,而李伯辰就坐在阵中央。

徐城被炼成了龙虎境的阴兵,原本懂得术法也都还在。此时这阵专门抵御阴灵攻击,可以护住他的神识。周遭虽然鬼影重重、张牙舞爪地想要冲上来,但稍一近前,徐城便并起二指,那些重甲兵便也将长枪竖起,立即将来者迫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