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一章(1 / 2)

此时他看不到地师、鬼物,却能看到由骸骨融成的怪物。那东西既然是地师所施展的神通化成的,便似乎也受了阴兵的牵制,只见四腿之间阴风阵阵,像锁链一般将它缠得磕磕绊绊,仿佛一具关节锈蚀了的机关兽。

他晓得这是徐城驱使的那些阴兵又变了个阵,又见这东西距自己尚有数十步远、且一时半刻似乎并不能摆脱阴兵的纠缠,便将心一横,打算“破邪”。

——与这怪物统共只说了几句话,可偏偏他每一句都叫自己心惊,李伯辰实在很想将其活捉,好好问个明白。

但就在此时,忽然听着蒙蒙雾气中隐约传来人声,他虽不能全听清楚,可也能分辨得出“土地爷”、“显灵”之类的话语,便心头一跳,暗道糟了——地师先在平地聚笼那些雾气生出异像,又造了数十步之外那个骸骨僵傀出来,必会引人注意。

要在平时,此处离村庄还远,人们断然注意不到这些异象,偏今日有三家人出殡,有帮忙的,有看热闹的,甚至还会有临近村镇的亲友,这么多人,只要有几个胆子大的生出好奇心,余下的也就被勾过来了。

那骸骨僵傀也听着了这声音,身子忽然顿了顿。李伯辰暗道一声不好,但又想地师眼下要对付的是自己,未必会理那些人。然而下一刻,那怪物真转了身,体内的骸骨卡啦啦一阵响,大步往声音来处扑去。

李伯辰犹豫了一瞬间,扫了一眼五六步之外那散了一地的残骸。

叶成畴不会骗自己,“辟邪”之法该是有效。但这种法子到底有多大的效果,他实在没把握。那地师毕竟自称已成在世灵神,倘若此法仅能将其削弱、之后还得一番恶斗,那过来的这些人是必死无疑了。

那就没什么好犹豫的了。常庭葳在这村里住了九年,从未受过欺辱,如今村中青壮,也大多是“自己”的幼年玩伴。今日之事全由自己引发,与这些人何干!

他一把抽出魔刀、运起真元,大步向那僵傀奔去,口中大喝:“这里有妖魔,不是土地神,快点走!

又喝:“护住我!”

此时他面前只有大片翻卷了的土地、雾气,看着十分空旷。但知道实际上周遭满是鬼哭狼嚎的阴灵,正在往自己身上扑。刚奔出三步,便觉得脑袋嗡地一声响,身上凉得发疼,脚踏在地上,仿佛是踏在棉花上。不由得心道,受封的灵神果真手段了得,那些阴灵照理说该极难伤得到生人,可在这地师手里,竟成了如此厉害的东西!

好在再奔出两步,身上忽然一轻,周围便有一阵阴风缭绕,甚至将那雾气都驱退了些。他知道这是他的阴兵跟上来、将自己护住了。但这一阵阴风随着他疾奔而飘忽不定、忽小忽大,他便也知道该是一边护着自己,一边在与那看不见的阴灵僵傀斗。

那骸骨怪物虽然体型庞大、四条腿足有人一般高,但奔行并不很快。李伯辰只用了三息的功夫便追上它,低喝一声,扬刀去斩它的一只后腿。这一月来他已对如何驭使这刀更有心得,不至于像与徐城作战时那样,使出几刀便近乎脱力。

因而这一刀斩出,刀刃虽只斩进一半去,可迫出的刀芒却将整条腿都截开了。那怪物身子一歪,轰的一声倒在地上,可身子刚沾了地,身上骸骨便哗啦啦一阵响,又生出一条新腿,仍旧往前窜去。

李伯辰便意识到这样一刀一刀去斩它,怕难有效果,索性再往前一窜、合身将那后腿抱住,又喝:“要命的就快点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