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新(2 / 2)

它们众星捧月一般将那巨大人形拱卫在中间,嘶吼喧嚣声惊天动地。

肿头兽挣扎着站了起来,被兽潮挤入内圈,几乎就贴在那个三阶妖兽的脚边。它因为肚腹中有异物而痛苦嘶吼,但声音被掩盖。它腹部的伤口完全愈合,内脏沉甸甸地压在李伯辰身上,他用短剑在肚子侧面切了一个小口才得以呼吸。他同时还能感受到几乎只剩断骨的双腿开始发痒,似有无数细小肉芽在往他的骨髓里钻。

愈合开始了。他咬牙思索如果真有效果,往后该如何脱身。

就在这时候,他看到两个人。

李伯辰寄身的肿头兽与三阶妖兽之间相距两三步,中间是一圈空地。这是因为上位者的意志威慑,所有低阶妖兽都感到本能的畏惧。

就在这圈空地里,有一男一女正骑在一头体型较小的驼妖兽身上,在漫天风雪里低着头……看样子还是活着的。

李伯辰愣了一会儿,开始想有没有过妖兽将人类捉走做俘虏的先例。

答案是没有。

妖兽生性残暴,数量最多的一阶妖兽只受本能以及上阶妖兽意志的驱使。而二阶以上的妖兽虽有智慧,却也因智慧放大了它们的残忍。在与天子六国长达数千年的斗争当中,妖兽从不留活口。

那么,这两个人是怎么回事?

李伯辰忍住双腿上的刺痛及奇痒,眯起眼睛,试着去将那一男一女看清楚。风雪很大,相隔两三米的距离,那两人的面容都有些模糊。不过可以看到他们穿的都是劲装,没披大氅之类的东西。两人所穿的裤子倒是同一种颜色,与座下那驼妖兽……

不,妈的,那不是裤子!李伯辰的眼睛一瞪,那一男一女是“长”在那头驼妖兽的背上的!!

和他现在一样!!

就在这时候,坐在后面的男子转了脸,像是无意识地往周围看了看。

李伯辰立即认出了他。也在这刹那间意识到,如果他自己能够活下来,那么往后也许就用不着再过这种刀头舔血的日子了。

前提是,他能够杀死那个男人,或者救走那个男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