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五章 身份(1 / 2)

李伯辰回到坡下找到自己的马牵上,踩着一地的纸钱慢慢往村里走。从前有烦心事或者哪里思虑不定的时候,他就喜欢练练刀、散散步。可走了百十来步,心里还是静不下来。

倒并非焦虑,也不是喜悦,而像是揣了一团被笼起来的火。隋不休、李定、毕亥、乃至还没见过面的那个叶卢都对自己的身份起疑,是不是说,自己真有可能是北辰在这世间的血脉?

难道说常庭葳之所以逃到隋国来,就是因为怀了李国王族的血脉么?

那她为何要逃?

这一点,他倒是有个推测。在无量城时就听说过,六国王室对子嗣的约束极严厉。这是因为帝君气运传承的特殊性。

倘若如今的隋王薨了,那么六渎帝君的气运便会离开他的身子,传到隋姓王族旁人身上。这个“旁人”,若是隋王在还活着的时候以秘法向帝君祷祝过,便会是他所选定的那个继承人。若是隋王去得突然,未将这事同那位帝君分说,那么帝君气运便在王族血脉中随机选择一人、附上去。

这种情况自然少之又少,据说自有六国以来,从未出现过。

可即便如此,这种事也不得不防。因而各姓王族在繁衍子嗣时,都极为小心谨慎。择男择女,必得是人中翘楚才行,更严禁非婚生子。

因为倘若如李国一般……倘若如自己这种情况一般,王族几乎都被诛灭,却遗留了那么两个人,帝君气运便会附在其中一人身上。

如果自己没有流落民间,而像那位临西君一样是名正言顺的李姓王族,如今便可以继承正朔复国了。

可要是自己身上真的有北辰气运,他们却不知道自己在哪里,那做起事来就太麻烦了。

哪怕没遇着像李国这样的大难,而仅是李国国君忽然薨了,气运也跑到自己身上,一来自己这个继位者流落民间难寻,二来,即便找到了,自己从小什么都没学过,又怎么做人君、怎么治国?

常庭葳……会不会是因为偶然的机会与某位李国王孙有了私情,后来事,又自知无法名正言顺地嫁入王室,才跑到隋国来了?

要真是如此,知道此时的当事人必定极少,真要追杀她的人也会极少,甚至在现一时间找不到之后,会担心大动干戈可能导致事情败露,干脆不找了!

如此,倒是可以解释那些年的种种不合常理之处。

李伯辰想到这里,脚底踩着路上一块凸起的石子,心里也一下子醒过了神。

他愣了愣,心道自己想的这些,是真觉得自己必然是北辰传人了么?

又在心里问,自己希望会有这样的结果么?

说实话,他也不知道。

北辰帝君气运加身之人……这身份实在太高贵,高贵到他之前连丁点儿的心思都没生出过。这身份上的负担也太沉重,沉重到可怕的地步了。

要李定侍奉的那位临西君也是货真价实的李国王姓,却没有被气运加身,那这么多年,他一定是隐瞒了这件事吧。

如果叫临西君知道了自己的身份,会怎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