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五章 身份(2 / 2)

李伯辰没见过临西君,可对他的印象说不上坏。因为李定之前说要为临西君夺那柄魔刀,之后却又送给了自己。那天早上,他还转述了临西君的话,说宝刀有德者居之——能说出这种话的人、能将魔刀赠出的这种气度……

李伯辰只想一想,都觉得有几分心折。

这样的人,会怎么做?

会不会拱手将他数年建立起来的基业让给自己?遵从天命?

其实还有更方便的法子的——取了自己的命,气运自然就跑到他身上去了。

李伯辰想到此处,忍不住心中一寒——李定交给自己北辰心决明要那天,临西君会不会就在屋子里?

不……那天早上!李定是先走到湖边的雾气中去,然后才取了刀回来的!那时候临西君就在几十步之外么!?

他顿时觉得背后渗出一阵冷汗。他在大多时候都会把人往好处去想,但也觉得,自己那两次怕是都在鬼门关走了一遭的。

可转念再一想,如果临西君是隋子昂那样的人,既然对自己起了疑心,大概就不会再三试探了,而会直接将自己杀了省心。可他没那样做,是不是意味着,的确是个敦厚的君子?

要他真是那样的君子,自己的身份如果被天下人知晓,他辛苦建立起来的一切就在一瞬间垮塌了吧。而自己……真的想为那片从未踏足过的土地承担什么责任么?哪怕想,又真的能承担得起来么?

他不是妄自菲薄之人,但也知道很难,难到几乎不可能做得到。

他忍不住长叹一口气,心道,我从前想要出人头地,却不得不在无量城苦捱三年。前些日子认了命,想过得安稳些,如今却又遇上这样的事。

北辰帝君……我要真是你选中的人,你到底想要我怎么做?

他如此叹了三声,就再次走到了村口。停下站了一会儿,慢慢将这些思绪都压下去,暗道,不管往后怎么样,自己先要做的就是把事情弄清楚——毕亥给了自己那个法子,如今看起来,不用也得用了!

定了这个心思,便抬脚向村中走去。

进入村中土道,看到零星几个人,都是些老翁老妪,年轻人该是都去山上坟地帮忙了。这样的村子除了货郎,平时来不了几个生人。那些老人见了他都直勾勾地盯着,但瞧见他的大马、马背上的刀,就忙将目光移开,躲进屋中去了。

李伯辰离开璋城之后就知道各地或许会有自己的海捕文书,也该有画像的悬赏告示,因而没有刮胡子。如今他的胡须略微浓密,乍一看的确是个虬髯大汉,怪不得他们认不出自己。

他便牵马沿路又走了一段,来到村东,在马上的包袱里摸了摸,取出两块银铤,分别丢进那两家的院中。他们丧命,也是因为常庭葳、因为自己。两千钱算不得什么,也买不来安心,只聊表心意罢了。

李伯辰在心中道,无论我那身份是不是真的,人命却是真的。此事由我而起,必要由我了结。

而后远远看了看常庭葳曾居住的那宅院,翻身上马,一勒缰绳转了身,向村外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