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八章 幻影(2 / 2)

又是一喜——刚才那雷竟是因自己的一念生而生的么!?

他立时屏息凝神,试着在心中喝道:“雷!”

天顶果真又凝起一道狂雷,轰隆一声劈在他心中所指的地方!

只不过这一记之后,李伯辰便觉得头脑略有些晕眩,倒极类似在生界术法用得太多、灵力不济时的感觉。可尽管如此,他也意识到这片空间并非全然一片荒凉——似乎一些东西,是如今的自己可以驱使的。要往后……自己变得更强些,此间会不会再有改观?

因这念头在头脑中一冲,他心中倒又生出些豪情来。想到自己之前心中黯然的模样,暗道,何至于如此消磨自己的志气?

眼下无论是怎样的局势,其实论起来,都无非与前几年在雪原上一样罢了。那时自己身份低微,实力也不济,铺天盖地的妖兽于那时的自己,同漫天灵神于如今的自己有什么差别?

都是一个不留神,就要送命的吧!

那时候熬得过来,如今暂得了这宝地,且看着其中还有诸多尚未被自己知晓的妙用,又怎么熬不过来?

哪怕最后真落得个身陨道消的结果——终究也并非庸碌之人,而是在这天下留了影、留了名了,有甚可惧?!

如此一想,心思一下子豁达起来,立时觉得头脑也为之一清。便心头又一动,暗道,不对。

自己刚来了这一界,那人影儿就跟了过来,且被那雷一击就散了,似乎并非什么厉害角色。这两件事绝非巧合……或许古怪出在那金牌上了!

那金牌背后既然可以刻印咒文叫自己弄懂那些古文,该也可以设置其他的术法吧。会不会是那叶卢先要送自己金牌、叫自己弄清身份的秘密,而后又有这术法在后、紧随探寻?

他越想越觉得这才是正解,可心里连一丝慌乱都没有,反倒暗暗喝了一声彩——若是真的,可真是好本领,好手段,好个知人心者!

对方该是料定自己必然也急于弄清身上的秘密、料定自己必然会使那法门的吧。

如此便意识到,不能在这里多待。那叶卢以及毕亥口中的另外一人既然能试着用六渎之宝封地师、设计来探自己的虚实,必然本领极大,所知甚多。要是能将他们也像捉叶成畴、徐城那样捉了,想必能释去自己心中不少的疑团。

他深吸一口气,想,如今谁是猎者、谁是猎物,倒真不好说了。

又将这片天地环视一周,试着在心中道:“除我之外,无论是谁要进这鬼门关,都不许。”

说了这句话,似乎并无什么响应。他也不知道这样说有没有效果,但也没有验证的法子。便细想之前那金牌上的咒文,打算找出离去的办法。可念头一转,心道此界既然通晓自己的心思,那么……

送我出去。

这念头刚在脑中掠过,忽然眼前又是一亮——

竟真重新站在荒草地上了!

此时太阳还是高悬着的,似乎并未离开太久。李伯辰轻出一口气,转脸看一旁的白马。它还卧着,嘴边露出一截草。李伯辰愣了愣——做法进入那一界之前,他就看到这马在嚼草。当时他瞥见露出来的那些当中有一片嫩嫩绿叶,该是草根处新发的。

而今再看这马嘴边的草里,还是有那片绿叶……难道在那一界待了那么久,在这儿就是一瞬间的功夫么?要真是如此,简直是比任何神通都要奇妙了!

他又低头去看自己脚下,登时证实了心中想法——他之前是将地上的荒草踩倒一片,做成个草窝,而如今正看到那些被他踩倒的草茎慢慢地直起来……自己果真只离开了一瞬!

而且……并非阴灵离体,而是肉身去了!这岂不成了神鬼莫测的闪避功夫了么?要是在紧要关头,足以抵上一命了!

他心中暗道侥幸,想,叶卢和那人要将此法送给自己的时候,该绝没有想到自己会有此奇遇。之前是敌暗我明,眼下自己倒也有了个撒手锏。只是有一件事必须要弄清楚——如果原本的北辰真的已死了,那两人知不知道此事?

若他们也并不十分了解,可真是北辰庇——

他在心中叹到此处,忍不住愣了愣。

来这世上三年,说长不长,说短不短,许许多多的习惯都已适应了。就连北辰庇佑这句话,也念得顺了口,抵得上他在来处会说的“老天保佑”了。

后来他又知道这世上真有灵神,念这句话的时候,偶尔也有些真心。可现在意识到,那位北辰似乎是已去了,终于略生出些感伤之情。

他从前有个本领,便是在遇着生死危机时,身上会一阵发麻。如今想,该也是因那北辰气运的缘故——北辰既掌刑罚杀戮,有人要杀自己时,或许那人向北辰祈愿,或者自己因气运的缘故冥冥中有了预感,才会示警的吧。

这么一看,原本的那位北辰帝君,已不知实实在在地救了自己多少次了。否则,早与那些同袍一起埋骨北原了吧。

李伯辰便低叹口气,收敛心神,往天上拜了一拜,又往地上拜了一拜。再将马牵起,从背上包袱里摸了几把豆子喂它,牵着它上了路。

策马走了一段,再将这两天的事情细细思量一番,心里就慢慢有了计较。叶卢他们要查自己是不是李国血脉,他们的第一站是那村子,之后该是往李国去,或者,已在途中设下埋伏,等自己自投罗网。

要是后者,他就已大概知道他们在哪儿了。

常庭葳从前几乎不谈李国的事,只除了一件——那树叶糕。她说在南下的途中曾吃过特产树叶糕,这东西,也曾在村中提过,是心心念念的模样。叶卢他们如果做事足够小心仔细,当可以问得出来,也必然会追查到那里。

他们该清楚自己也在查自己的身世,探查的路线应与他们的重合。倘若他们真打算利用自己这北辰灵主的身份做些什么,那里该会是第一次交锋的地方。

李伯辰觉得,之前经历过的事,或可看作是自己惹了麻烦。但这件事,则全是那两人带给自己的无妄之灾。

北辰主刑罚杀戮,自己如今倒真可好好代行一次权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