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九章 传闻(1 / 2)

常庭葳所居住的下洼村在隋国简州,距李国边境约有四十多里。其中临近边界的三十多里一带是石虎山,山中有三条道路可以通行。

李伯辰记得,她曾说越过边境后看到有枫叶极美,漫山遍野,如火一般。如今回想,该是指三条道路之中的枫华谷。那里的确是一处风景胜地,在简州一带很有名,于是决定沿那条道路往李国去。

他原本追查自己的身世是为了弄清自己的身份。但如今知道叶卢那两人也在查自己,便晓得他们一定也会重走常庭葳走过的路。那人杀心很重,要是一路查到了常庭葳的亲族所在,搞不好会又会闹出许多人命。他在坟前说自己算是她的半个儿子,她的亲族也就算自己的半个亲族。无论他们二十多年前曾经有过何种不快,如今总不能见死不救。

但纵使心中如此想,却也晓得有时候越心急就越要办错事。他如今新得了难以想象的神通,必要先好好探寻熟悉才行。

因此他策马走在道路上时,先点了双腿上的穴道,叫血脉暂时不畅、肌肉紧绷牢牢夹住马腹,又俯身向前,趴在马背上、双手搭在两侧,而后阴灵出窍却不离体。

如此一来虽说看着不雅,却既能赶路环顾四周,又可做自己要做的事,可谓一举两得。

他将手腕一晃,召出了叶成畴,道“叶先生,跟着我走。”

叶成畴一落地便冷笑“你当我是何人?你的仆从么?!”

可话虽如此说,双腿却不听他使唤,迈得飞快,随侍马侧。

叶成畴未经他炼化,还是死前的模样。如今想想起与他死斗时的情景,仿佛是很久以前了。之前李伯辰喊他“叶成畴”,可近些日子却慢慢喊他“叶先生”了。

从前是因为两人有仇怨,他也不喜叶成畴的为人。但一个月相处下来,常唤他出来问些事情,渐渐就将之前的仇怨放下了。也晓得如今这阴灵与他生前全是两人,竟渐渐生出些亲近感。

又忍不住想到徐城——这人更讨厌。可被自己炼成阴兵之后,也一心一意为自己做事,悍不畏死。忍不住在心里叹道,都说人死如灯灭,果真是人一死,恩怨就两清了么?

再想到如今似乎属于自己的那一界——那里要真是幽冥,是不是还可以叫人转世、托生,甚至册封些冥官?要以后自己真做得到这一点,会将叶成畴和徐城作为自己的臂膀来用么?

一想到这一节,便觉得心中不舒服。心道这两人生前做了坏事被自己杀了,死后却因祸得福?岂不是太不公道!

但近些日子,他们也的确算是将功补过,若以后将其打散了,或真叫他们下一世托生成个牲畜,似乎也有些太无情。

他就皱了眉,想不知原本那位北辰如何处理此类事。又想,这也可能是因我历练不足的缘故吧。罢了,以后的事,就以后再说。

便道“叶先生,我要说北辰死了,你信么?”

叶成畴听了这话,忽然眨起眼来,眉头也颤个不停,好像抽了风。

李伯辰愣了愣,心想倒是第一次见他这个模样——这是怎么了?但想了想,心中一动,又道“叶先生,我可能就是北辰。”

叶成畴立时恢复正常,笑了笑“嘿嘿,李伯辰,敢说这种话打趣,你是厌世了么?”

李伯辰心中了然,但仍道“还有,这世界是圆的,咱们是住在一个大球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