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七章 饵(1 / 2)

李伯辰轻出一口气,知道他口中“另外一番际遇”指的是什么。

来此之前,想过或许会遭遇强敌,但又想他们既然不敢与自己在隋境正面交锋,可见仍是对自己有些忌惮的。如此,双方实力便不会相差悬殊,无论何种险境,都可一搏。

刚才以魔刀破了这叶卢的真身,心中也略有些松快,心道这人也不过如此。

可眼下,终于意识到无论这人手上功夫如何,诛心之术却是一等一的。

该是这些人在忌惮自己北辰传人的身份,也慢慢觉得以武力降服自己的风险太大,因此打算用这种下作手段逼自己就范了。李伯辰心道,这也说明我的确已有了些自保之力、有了与这些人讨价还价的条件了。

他便沉声道:“你太小看我了。我猜你之后要说的话,该是想叫我同你们合作,做些见不得人的事。真是那样,害的不但是外面那三人性命,更会祸害天下苍生。那我倒不如将你一刀杀了,也算祭了那三人。”

叶卢忽然轻咳一声,竟咳出些淡淡的血沫溅在茶桌上。他只瞧了瞧,便笑道:“李将军要杀我的话,自然做得到。我擅长些隐匿之术,于搏杀一道实在不在行。刚才斩了我那两刀,如今我还未化去呢。”

“可将军也将我、将空明会小看了。这三人的命你可以不在意,但即便我死了,也可留下讯息。那么往后,无论将军走到哪里,除非绝不与人接触,要不然,凡同你打过交道的,都会有性命之忧。”

“更要命的是,取他们性命的也不会是恶人如今天下信奉大空明者众多,绝大多数都是些善良百姓。要这些人信了什么话,觉得将军是天魔化身、同将军接触过的,也都成了邪魔,那么为了世间大义不得不诛除你还能将他们也统统都杀了么?”

“到最后说起来,作恶的或许只是我一人而已,那些人,无论被杀者还是杀人者,都因我、因你而死。一个、两个,你下得去手。要是一百、两百个,甚至有些无辜小儿、丈夫母亲,你还能下得去手么?”

李伯辰第一次见到一个人将作恶说得如此理所当然,心道,果真不愧是魔族!他冷笑一声:“那又如何。丈夫母亲?北原之上那些魔军,哪一个又不是魔国中的丈夫、父亲了?但既在战场上,就没人理会那些了。何况既然是你们空明会教唆人行恶事,我就找你们空明会算账!”

叶卢又笑着摇头,道:“这一点将军怕也做不到。我不知道你是否胸怀天下,却知道你不愿见苍生受苦。说到空明会么……将军见了我、见过徐城,觉得我们两个都是恶人这不假。”

“可不代表空明会不是个好东西。将军知道我会到底是做什么的么?虽说当今四位诸侯共奉高天子,可天子却管不到他们国中之事,于是才有了空明会。我们在六国之内为天子分忧除去奸邪、贪官污吏、赈济百姓。在六国之外,也有赫赫战功我们的人在魔国,亦能得到许多机密的情报,好叫如将军一般的将士们少些死伤。”

“李将军想想,会中若真都是我这样的败类,百姓又哪会踊跃入会?一件事,当局者迷,但天下人是看得最清、最知道好坏的了。李将军要因为心里的不痛快与这样的存在做对,你自己又是善是恶呢?”

“说到底,只是因为我是个恶人,借助了我会的力量行了些恶事而已。就好比隋以廉是恶人,借助隋国官府的力量行了恶事。但你能因为他一人作恶,就断定隋国所有官吏都该杀、没了他们管辖这国家会更好么?”

他又道:“将军要知道,那一位在会中的影响力比我还要大,地位也更高。即便将军想要将事实说明,大概也不会有人信。何况,你是北辰传人,难道你要告诉他们,我究竟是因为什么才如此逼迫你么?”

听了他这话,李伯辰只觉得牙根发痒,恨不能立时将他一刀两段。可又一想,此人如此无赖混账,说不定又是诛心术、打算叫自己方寸大乱的。他便强定心神,道:“好,叶卢,你们究竟想要我做什么?”

叶卢长出口气:“李将军,你终于问了这话了。其实我们想要你做的,是好事也可将我这恶人变成个好人。”

“继承李国正朔,光复万里河山。”

李北辰本待他说出什么荒唐事,便立即啐他一口。但听了这几句话却愣住了,隔了一会儿才道:“什么意思?”

又皱起眉:“你们想要我做另一个临西君?你们不是为高天子办事么?”

叶卢转眼看了看缩在屋角的林巧,忽然将手一抬。她身后那木墙中便立时散出一阵淡淡的烟雾,她一吸了,身子一软便晕了过去。

“将军放心,迷烟而已。”叶卢挺直了身子,正色道,“以下要说的话,最好你我两人知晓。”

“我们正是为天子办事的。李将军来了李境,该也瞧见了。战乱过去十几年,境内却还是一片荒凉。像散关这样的大城还好些,再往北边去,除去临西君所控制的地区之外,几乎都是盗匪横行、民不聊生,百姓的日子过得很苦。”

此人之前还无赖混账至极,如今却又换上心忧天下的嘴脸。李伯辰觉得极为讽刺,便忍不住冷笑:“你也会在意这个?”

叶卢笑笑:“或许我不在意,但天子在意。说起来,李境之所以如此,还是因为民心向旧又民风彪悍,人们不服管教。五国虽然派遣了官员代管,但既不得民心,做事也就无从下手。”

“要是别的时候,捱上个几十上百年,大概也就消化了。但如今魔军南下,一旦隋境不能支撑,他们就会绕过隋李之间的天险、侵入到李境来。到那时候,李境一盘散沙,岂不是白白为魔军提供了盐铁之地?”

“因而李境之事,必须尽快有个结果。”

李伯辰不知他现在说的这些是真心还是假意,但也的确大大出乎自己的意料。便沉声道:“当初就是高天子率四国伐李,现在想要李国光复,难道还是难事么?大不了他再叫五国官员撤出好了临西君不是已成气候了么?就叫他做李王,何必找我?”

叶卢道:“李将军将事情想得简单了。李生仪并非北辰传人,担不起这个责任的。”

“说到李国平民、哪怕是豪族,他都可能有手段收服。但人好办,境内的灵神呢?伐李时,李国王室拼死抵抗,甚至号令一些在世灵神上了战场,死伤甚巨。国破之后,又有一些灵神被修行人杀死、夺了气运。”

“李生仪哪怕将李国一统了,却并非气运加身之人,纵有北辰之宝,也没法儿再次册封地上灵神。如此,神鬼不听约束号令,世间岂能安宁?况且,要是往后魔军突入李境,他无法调动那些灵神,又怎么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