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一章 夜战(一)(2 / 2)

此人面相原本就生得不好,此刻皱眉咧嘴,看起来更加古怪。李伯辰正打算出言讥讽,却见他忽将双臂一振,就化成了两柄木刀。这木刀乌沉沉,边缘还有锯齿,看着极锋利,抬手就劈了过来。

李伯辰乐得见他和自己纠缠,便举刀迎上。可叶卢使的不是刀法,而是剑法。他那双刀就是双臂,似乎要更加得心应手一些。只听嗡的一声响,竟有破空之声——眼前一片密密麻麻的黑影,直取他的头颅。

这剑法看着极精妙,但李伯辰手中这魔刀劈金断石都不在话下,自然不怕他的木刀,又仗着身上有甲,也懒得闪转腾挪,兜头就一刀劈下去,打算以力破巧。

便觉手中魔刀稍一滞,心知是劈到了——木刀该是叶卢以须弥人的神通所化,并非凡物。他这一刀劈上,竟然一时间未断。

但心中却猛的一警,暗道看这人攻来时的章法,手段应当极为高明,怎么会避不开自己这一刀、又怎么会硬碰硬?必然还有未知的变化的。

因而打算立即在魔刀上迫出气芒,先将他这一臂断去再说!

这念头一生出来,刀上气芒也就立即生了出来。刀芒一吞吐,再无阻滞,叶卢一声闷哼,一截前臂立时被斩掉了。可他吃了这一亏,却不进又退,另一只手直往李伯辰的脸上探来。

两人此时相距极近,几乎就像是叶卢送上来叫他砍——此前那一阵的刀影,又像是怕他砍不着,故意往上撞。李伯辰心里觉得不对劲,便立即往后跳了一步,打算将他探过来的另一臂也斩了,再把他一脚踢开。

但叶卢像是早料到他会这么干,竟合身扑来。李伯辰这一刀便果真将他另一臂也断了、又因他这势头,直接从他身子中间劈了过去。

便听嗵的一声响,身前没有血肉飞溅,却全都是纷飞的木屑。叶卢的身子被他一刀两断的当口,全化作了枯木。等他再跳开两步看时,只见两段人形的木头落在地上。

两人交手极快,李伯辰也没受什么伤,仅是左臂在挡扑面而来的木屑时被扎了一下而已。他瞧着落在地上的这两截,心道,难道刚才是这叶卢虚张声势,趁机跑了么?!

他立即在心中下令,叫阴兵指出叶卢的方位。但随即赶到的二十个阴兵似乎犯了傻,各自往院中去、各自找了一处徘徊——难不成这叶卢真被自己劈了个粉身碎骨,溅得到处都是了么?

两人过了这几招的功夫,一楼里的人该是听着了动静。李伯辰听得身后两三步远处的屋门吱呀一声响,略侧脸一看,见是守夜的丫鬟探了半张小脸儿出来。没等这丫鬟说话,他立时喝道:“回去!”

那半张脸就立即缩了回去,将门砰的一声关上了。李伯辰正想这姑娘还算机灵、该是瞧着自己也不像坏人吧,便听见她在屋里边往后边跑边大叫:“来人哪!有贼人!有贼人!”

看来此地不可久留了。李伯辰便抬头向三楼看,正想要不要将林巧给带走,却见墙边的一颗杏树忽然无风自动地晃了晃——那杏树上已了些新叶,叶上有些夜露。在他看这一眼的功夫,那些露水砰的一声爆成了雾气,那杏树也像是要被枝干内的什么力量撑开了、拼命地舒展身体。眨眼的功夫,一下子化成一个人形、又生出了眉眼——正是叶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