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四章 夜战(四)(1 / 2)

他暗骂一声,立即屏息凝神出了窍。

便正瞧见一张鬼脸儿在自己身边转来转去,是愁苦到了极点的模样,扯着尖嗓子念叨着:“……真人,真人,真不要小的帮忙?真人莫怪,下差的确是得了旨意,要助真人一臂之力的——真人神通广大,自然用不着下差来添麻烦,可帝君圣意难违,总得叫下差做点什么吧?真人,要么下差帮真人将那些人的阴灵给勾了去?免得叫您瞧见心烦?”

听他这口气,该是已在自己身边徘徊纠缠许久了!

李伯辰只一想,就晓得是为什么了。自己在陶宅击杀了一个阴差分身,九三和百二十本就觉得自己大有来历,搞不好就是幽冥中某一位真君的气运传人。

之前在那一界中,又叫九三来帮自己——那虽然是没办法的办法,可这九三听了,该觉得叫“北辰帝君”开了口的人,必然是难以想象的尊贵吧。

因而这家伙来此瞧见了自己,才只敢在一边这么等着?

怕他“多管闲事”,将自己惹怒了么?

——他娘的!李伯辰此时已疼出了真火。他来此之前本以为事情不会太棘手,岂料遇着个须弥人,险些阴沟里翻船。便再顾不得许多,厉声喝道:“那东西,都有什么本领?”

说了这句话,到底又补上一句:“想做事?这就考考你!”

阴差面上立即一晃,换上受宠若惊的神色,张口便说个不停:“得令!禀真人,这须弥人乃木胎化生,遇活木则不死,且身、神融为一体,无论受了何种伤害,只要尚有一息在,就可借木托生。他此时唤了庭院中这么多的木身,每一个都算是他自己——将他自己的神魂分了过去。真人想要制伏此人倒也不难,只要将附于木身之上的神魂全部打散,他自然也就没了!”

又道:“真人,依下差看,这须弥人的修为境界并不算高,该只有灵悟境而已——”

李伯辰听了他这话心中一凛——灵悟境!?

岂不是说这叶卢只能勉勉强强算是个修行人么?甚至连自己的境界都不如!可手段竟然这样厉害!

“——此人眼下能做的,不过是些寄生藏毒的手段罢了,但真叫他施展出来,也十分麻烦。如今这院中人,大概身上都留了他的种,一旦他起了念头,便会如刚才一般,叫人足底生根、头顶开花,活生生变成个木人。而这些人的精气,便也会被他吸了去。”

阴差说了这些,快活地瞧着他,摩拳擦掌,似乎等他叫自己做些什么、“帮帮忙”。

他说要制伏叶卢倒也不难,只消将他的神魂“全部打散”,可又说他的身、神乃是一体,就没法儿骗他阴灵离体、使自己的铁索,这又怎么打散?

此时叶卢已行至他身前三四步远处,他身后那三个武师大吼一声,便要持刀冲过去。李伯辰瞧着院中火光熊熊、哀嚎一片,又瞧着叶卢那沟壑纵横的脸,心中忽然跳出一个念头——

这事,那天在河边窝棚里的时候就想试,可找不到人,如今倒正可以做了!

他立即喝道:“我这就诛灭此獠——你给我盯死了他,也是功劳!”

言罢附回肉身、双臂一张,将三个要冲出的武师拦了回去,道:“诸位退开些,这魔物交给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