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五章 夜战(五)(1 / 2)

但跑了几步,便有两个木人轰然倒地,化为硬邦邦的木桩。再走三四步,又有两个也倒下了。这木人一倒,余下的行动便敏捷灵活起来。李伯辰心道阴差该是说对了——叶卢的确将一部分神魂藏于这些东西体内。如此即便其中一个被击散了,也还有别的身子可用。

但如今该是以为自己虚张声势的那个“灭”字诀是什么威力极大的咒法,正打算合而为一,尽快离开了。

他猛跑几步,瞅着还剩下的六个中的其中一个,飞身跃了过去,喝道:“哪里跑!?”

他一下子捉住了那木人的脚踝,便见这木人体表飞快地变成枯黄色,树皮的沟壑中也扬起木粉来,该是正将身体内所藏的神魂退去。但下一刻,这木人又凭空消失不见,李伯辰从地上一跃而起,倒是比刚才更加神采奕奕。

第二个化身被灭去,余下那五个木人奔行时愈显迟钝。但李伯辰此刻却比刚才更加敏捷有力,又扑击过去,喝道:“叶卢,纳命来!”

五个木人忽然齐齐扑倒在地。

该是放弃了这木形的化身,遁入到什么地方去了吧。见放在院中的那些阴兵如今又像之前一般,茫然无头绪,李伯辰便拄刀站定神魂出窍,喝道:“哪去了!?”

九三此时正在他身边绕来绕去,或许是瞧见李伯辰龙精虎猛杀得兴起,他脸上也是喜滋滋的神情,听了这喝问,立时叫道:“地下、地下!藏到地下去了!”

又换上唯恐天下不乱的模样,搓手道:“真人,我在院外设了禁制,他逃不掉!嘿嘿……真人可以叫人将这院中的花木都点了,上边儿的死了,底下的老根一时间也没什么活路,定能将他给逼出来!真人可要我帮忙?”

李伯辰自矜他这“幽冥真君气运传人”的身份,没有理他,又附回肉身,高声道:“几位兄弟,要与我一同除魔么!?”

此时竞辉楼院中的两栋小楼都已着了,像两柄巨大的火炬。要寻常时候,人心疼的必然是其中财物,可之前瞧见叶卢那巨大身形,又听说乃是魔国须弥人,心里就只想着能将那邪魔除去保命,再顾不得其他了。

之前被叶卢摔下的几个人有的生有的死,其后打楼中逃出的将那些伤者安置一旁,又试着去救火。但早春天干物燥,那火一燃起来便愈发势大,非人力能挽回了。

于是院中数十人便有的想翻墙逃出去,有的则被吓傻了,直到见李伯辰一连格杀两个“妖魔”,才略缓过些生气。

先前那修士未死,被人灌了些水、红白药有了气,身边围了一堆瞧着像楼中管事的人。他在这竞辉楼该地位崇高,此时更能说得上话,听李伯辰这样问了,便嘶声道:“英雄,怎么帮你除魔?”

李伯辰抬手向院中一指:“把这院子里的花木都给我点了——舍不舍得?”

那修士闻言一愣,随即转脸同身边一个只披了薄毯的富态女子交谈几句,便道:“诛杀邪魔是大功一件,这楼算什么!掌事说了尽可去做!”

和这些人打交道真是痛快!李伯辰便道:“好,动手!”

之前那三个武师被叶卢吓得慌了神,如今该觉得心中惭愧。现下见李伯辰神通广大,似乎邪魔也不足畏惧,一下子有了胆气。呼喝了几个男子去取了火,分头往院中跑去,点剩下的花木。

其实剩下的也没有多少,仅是些花草、低矮灌木。这时节虽说发了嫩芽,但水分不多,遇火即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