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六章 夜战(六)(1 / 2)

修士受了重伤,此时几乎是半躺在搀扶着他的几人身上,但仍强撑精神:“我只听说过……须弥胎……须弥胎……就是用这东西炼化的吧!?”

李伯辰愣了愣——修士说的是自己之前吃掉的那个须弥胎吧?当时应慨说是用须弥人的木胎所炼,自己还觉得以“胎儿”——哪怕是须弥人的胎儿——来炼那东西,实在叫人头皮发麻。

但如今真见着了,观感又不同。

因为这东西虽看着有人的面目,可触感模样其实更像一株很大的人参。入手也并非温热,而是冰冰凉凉,倒又仿佛一颗大萝卜。

许是见李伯辰此时说话和气了,修士身边那富态的掌事便问:“祁先生,须弥胎是什么?”

修士摇了摇头,转脸往院中扫了一眼,沉声道:“须弥胎……炼成灵药,起死人肉白骨!是至宝!”

说了这话又抬手向李伯辰施礼:“李英雄诛杀邪魔,正该得此宝!”

李伯辰握着这东西,瞧了瞧身边这些人。该都是竞辉楼中的,一个个狼狈得很。先前与叶卢厮杀时,这些人大概都在忧心自家性命,因而想不了别的事。但此时危机已除,便能看得出许多人脸上笼了一层忧色——竞辉楼经此一焚,损失甚大。管事的不说,就是另外那些在楼中做事的,也要忧心自己往后的活路吧。

这里的人虽说当得起慷慨豪迈的美誉,但也不会人人都是如此。

他便想了想,沉声道:“诸位,这里可有空明会中人?”

周遭的人愣了愣,隔一会儿,祁姓修士才道:“……英雄问这个做什么?”

李伯辰道:“闲问一句。”

话虽如此,但他诛杀须弥人余威仍在,也没人敢不答他这“闲问”。那掌事的妇女忐忑道:“我……我就是。”

李伯辰将她打量一番,点点头:“我之前看着院子里来了三个人。一个是叫浑三儿,一个是柳河边解库的掌柜,再有一个是南门李猪儿食铺的伙计——谁知道他们是因为什么半夜到这儿来的?”

人们一时无言,修士的脸色慢慢变了,道:“李英雄……咱们这些人,是无论如何都不会同魔人有什么牵连的……”

李伯辰笑了一下:“祁先生不要多心,还是闲问。”

女掌事一咬牙:“这事我知道。说了您别不信——那浑三儿是前些日子给楼里弄了一车南笋,今晚不知怎么忽然又跑来讨赏钱——之前都结清了的。”

“秦家解库那个掌柜——咱们也把余钱放在解库生钱,他昨夜也是为钱的事来。李猪儿食铺那伙计,是说楼里有位客人叫了他家的吃食,来送了。可来了一问,又并没有那位客人。”

她盯着李伯辰:“都是赶巧儿,都是实话,您是说……这些人和那个须弥人都有牵连?”

李伯辰看她的神色不似作伪,说话时候另两个人也微微点头,便觉得的确该是实话。叶卢也说他们并不知道今夜为何来此,那人狂妄乖张,不至于在这种小处扯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