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九章 马战(1 / 2)

他喝出这一声时使了真力,声音便如炸雷一般沿街滚去,骇得前头几个匪兵浑身一颤,险些叫刚拿起的刀枪又掉了下去。

李伯辰又见这些人中似乎只有那个红头巾的匪徒是个头目,便又喝:“诛!”

一道雷霆随声而出,咔嚓一声轰在那人头顶,他上半身登时一阵焦黑,站在原地晃了晃,一下子倒下去没了气息。

又将魔刀一挥,一道气芒斩出,将街面铺着的青石板轰隆一声掀开一片,连路当中那车子垒起来的拒马都给劈开了一半。

先前已与叶卢战过一气,这魔刀便使得愈发趁手。这一记刀芒足有十几米长,称得上摧枯拉朽,连他自己都没料到能有此声势。那些匪兵见了,更是肝胆俱裂,晓得这黑甲骑士乃是个修行人,便抱头四散,大呼小叫起来。

李伯辰猛一夹马腹、一提缰绳,白马冲至拒马前,一下子跃了过去。等跑出几十步远,才见前头街口又忽然冲出一个黑马骑士,口中喝道:“哪个不开眼的敢与临西义军为敌!?”

这骑士一现身,蹿去路旁那些匪徒便好似瞧见主心骨,纷纷停住脚步大叫:“三当家的来了!三当家的来了!”

那骑士手提一柄乌沉沉的大刀,停在路当中横刀立马,身上亦是着甲。兼又生得膀大腰圆,看着如一尊铁人一般,极有气势,张口再喝:“我乃冲宵寨第三把交椅闯大天!来的是哪位朋——”

他话还未说完,半空中又咔嚓一声炸响一道雷霆,一下子轰在他头顶。但这匪首与刚才那小头目不同,似乎是个修行人——身子只微微一晃、电光在盔甲缝隙间蹿了蹿,倒是没有倒下去。

他挨了这一击,登时大怒,吼道:“你是要寻死!!”

便一提缰绳,迎面冲来。

李伯辰听他提了“临西义军”,虽不知真是临西君的人还是匪寨以此名号招兵买马,但已晓得这些人与寻常的匪徒不同了。搁在平时,他们见了自己这种修行人杀人立威,必会惊骇得有多远跑多远。可如今该是因为已在城中劫掠了一番、杀得兴起了,一见这“闯大天”现身,立即又有了胆气。

此时这些匪徒,已可称得上是乱军了。他在无量城中时见过一次炸营,深深晓得这种时候的人全无理智可言。要不能叫他们彻底胆寒而被围了,自己倒是无所谓,但林巧一定要被刀兵所伤。

因而见这闯大天汹汹来时,便决定不再施展术法——对没有修行的人而言,术法虽然神异,但总没有实打实的力气来得直观。他便也将魔刀一扬,一手把住林巧肩头将她抓稳,喝道:“来得好!”

两马相冲,近百步的距离一闪而过。待能瞧见彼此的须发时,匪首掌中大刀上忽然涌出一层电芒,噼啪作响。李伯辰一瞧便晓得这该是“天诛”的低级变化——倒是第一次有人用北辰术法来对付他。

他有心震慑敌胆,因而见匪首的大刀兜头砍来,便不闪不避,亦未用刀锋,而是将手臂一撩刀背向前,在两马交错之际去格他这一记。

那匪首见他使了这招,脸上立时露出狞笑,该在笑他不自量力——那混铁长刀便是自重都足有几十斤,此刻借了马势人力,更该有两三百斤的力道,又觉李伯辰是自下往上荡,断无可能吃住这一击的。